镌刻在抗战老兵心头的记忆
 丹东日报-丹东新闻网 2015-09-06 07:33:28

刘树才 16岁参军打鬼子

回忆起难忘的抗战经历,省军区丹东第二干休所89岁的抗战老兵刘树才老人记忆犹新。

1926年,刘树才出生于河北定州罗家庄村,1942年参加八路军,成为晋察冀三分区42团1连的一名战士。“当时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走日本侵略者。”

刘树才回忆,日本鬼子常常到他们村里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才十几岁的他,亲眼见证了日本鬼子的罪恶行径:村民们本来好好地在地里干活,鬼子进村后无缘无故就开枪扫射;遇见年轻的妇女,鬼子冲上去又搂又抱,妇女们稍有反抗,就要挨他们的刺刀;村民家里的粮食,猪、羊和鸡鸭也不放过。父母一直叮嘱刘树才要时刻提防日本鬼子,见到日本鬼子要老远地躲开。刘树才说,他恨透了日本鬼子。1942年10月,八路军来村里招兵,16岁的刘树才毅然报了名。

那时,八路军物资非常匮乏,他们连不多的枪支都分发给了身强力壮的老战士,而像刘树才这样年轻的新兵,只能分到手榴弹和大刀。他所在的部队四处与日军打游击战,由于装备和日军没法比,打伏击战是最好的策略。他们利用日军不熟悉地形的劣势,三五名战士一组埋伏起来打鬼子一个冷不防。有时潜入敌人碉堡附近,一部分人吸引鬼子注意,另一部分人趁机用手榴弹炸碉堡。有时当鬼子进村扫荡,战士们就埋伏在五六十米远的青纱帐里,等鬼子将掳获的“战利品”装车准备离开时,刘树才和战友们将一排排手榴弹扔向他们,炸得鬼子鬼哭狼嚎。当战士们把从鬼子手里抢夺的食物还给村民时,村民们就高兴地拍起手来。看到村民们一张张笑脸,刘树才有种说不出的自豪。

回忆起和战友们一起奋勇杀敌的情形,刘树才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语气激动而自豪。刘树才说,当兵就得打仗,打仗就有牺牲,战场上的他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为的就是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赶走了日本侵略者后,刘树才又参加了淮海、平津和辽沈三大战役。1953年,刘树才转业到本溪工作,直到1986年离休来丹东定居。

现在,刘树才老人已是四世同堂,享受着天伦之乐。他经常将儿孙召集到一起,给他们讲抗日战争,讲他所经历的一切。刘老说:“战火硝烟虽已远去,但我永远忘不了那些在抗战中牺牲的战友,我们所有人也都应该永远铭记这段历史,珍惜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本报记者 包芙蓉

 

 

庞西元 敌后发动群众

庞西元老人今年94岁,在16岁那年参与到了抗日运动中,成为一名年轻的抗日民众运动工作者。

庞西元是山东省德州市乐陵县人,家族世代务农,1938年,16岁的庞西元因家境贫寒辍学,为了养家,他到县城考取了教员岗位,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分配到乐陵县的一所小学任教。当时抗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乐陵县县长是一位爱国志士,在他的帮助下,八路军东进挺进纵队第五、第六支队进驻乐陵县。为了发动当地群众抗日,八路军在当地建立了农会,选拔年轻志士,开展民众抗日运动。庞西元由于表现优异,被调到农会工作。庞西元告诉记者,他有一位表叔是中共地下党,他很早就从表叔那里知晓了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对共产党很钦佩,到农会工作可谓是圆了他的梦。

庞西元在农会主要从事抗战宣传工作,每天向村民们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在他们的努力下,乐陵县民众的抗日觉悟日渐提高。庞西元回忆,一天早上,省长带着上百号人,开着装满武器的卡车来到乐陵县,要带走支持抗日的县长。乐陵县的村民们听到这一消息后,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高喊:“省长的子弹是打日本人的,不是打中国人的。”省长被当地百姓的抗日情绪所震动,他向民众们保证今后也会参与抗日。在场的庞西元看到这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当时为了抗日,党提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积极进行抗日。到后来,是老百姓和一些知名人士都加入到了抗日的队伍中。我们的工作没白做。”庞西元说。

乐陵县高涨的抗日气氛引起了日军的注意。一天中午,日军对乐陵县的三个村进行扫荡,他们把村民们集中在广场,射杀了数百名村民,庞西元的十几位亲戚都惨死在日军的机枪下。失去亲人的悲痛,让庞西元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决心。从1938年起,他随八路军转战华北各地,积极从事民运工作。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庞西元在位于晋冀鲁豫的抗日中学结识了小自己4岁的陈芬。陈芬也是在16岁时参加了抗日工作,共同的经历让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他们约定,婚礼一定要在抗战胜利后举行,让他们的婚礼成为抗战胜利的见证。1946年4月,庞西元与陈芬举办了婚礼。

时至今日,庞西元仍然关注中日间的新闻,“希望和平永存。”庞西元对记者说。

本报记者 隋昕

 

 

王连清 英勇跳崖不投降

“战争是残酷的,战斗随时发生,牺牲随时可能……”王连清老人边说话边打着手势,精神头儿十足。抗战期间,老人经历过大大小小上百次战斗,死神多次与他擦肩而过。

8月31日,在辽宁省军区丹东第二干休所,91岁的王连清老人向记者回忆起了他亲身经历的抗战中的峥嵘岁月。

王连清生于1924年,老家在山西五台县虎峪沟村,7岁时他就没有了母亲。长大一点后,给村里地主当长工。1937年,日军进犯山西,王连清的家乡晋东北失陷。“除了阜平,其他县全被日军占领了。”有一次,一队日军进攻太原路过他们村时,气势汹汹地边行军边打炮。“老百姓都跑到了山上。”日军走后,下山的村民们发现,来不及带上山的羊和鸡遭了殃,满地都是被日军揪下来的鸡头。让年少的王连清印象深刻的是,平时盛气凌人的地主也慌忙逃上了山。“国破山河碎,匹夫都有责。”王连清说,他当时还不太懂这些道理,但能深深体悟到,在日寇铁蹄的蹂躏下,无论穷人富人,都过不上好日子。

1941年,17岁的王连清参加了八路军,成为晋察冀边区二分区四团的一名战士。

参军后,王连清的第一仗参与了“打狗”行动。王连清说,当时一些村的维持会帮助日军征粮,老百姓恨之入骨,称他们为“二狗子”。王连清随部队狠狠打击了助纣为虐的维持会的气焰,对一些维持会成员进行了训导。打这以后,八路军慢慢地在敌后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

真正考验还在后面。1941年秋后,日军对晋东北根据地实施大扫荡,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王连清所在连担负掩护分区机关转移的任务。“当时俺们班被日军包围在一座山上。”王连清说,山下日军“呜啦哇啦”地喊话劝降。他记得,半边脸长着胎记的班长刘红记让大家分散突围,王连清和战友邵玉领往一处断崖方向跑,日军紧追不舍。两人誓死不降,毅然从两层楼高的断崖上跳下去……王连清说,幸运的是断崖下面是老百姓存放的成捆的苞米秸,两人才未受伤。日军朝崖下开了几枪后悻悻离开,王连清和战友死里逃生。

1943年一次伏击日军炮楼时,王连清左腿负了伤,至今还留有一处深深的凹痕。他说,当时他们围攻日军炮楼时,却遭到日伪军的反包围,经过3天4夜才成功突围。当时部队送他到阜平根据地,在一个老乡家休养了不到一周便返回了部队。由于没有痊愈,一次战斗后,王连清腿伤加重。在一个山泉旁,王连清用小棍将伤口里的蛆虫挑出,再用清泉冲洗,烂肉一块块地掉,深可见骨,从此他的左腿比右腿短了一截。

1941年至1942年是抗战最困难的时候,为应对物资匮乏,根据地开展了大生产运动。王连清因垦荒种地成绩突出,被评为“一等工”。

王连清说,“日本鬼子不让老百姓有好日子过,我们同样也不让日本鬼子有好果子吃。麻雀战、游击战……我们用‘拖’、‘熬’的战术,与日军周旋。部队几乎天天在和日军打,有时他一天要参加三到四次战斗。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中国人民最终迎来了抗战的胜利。”

王连清老人说,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这个伟大的日子里,他想起了浴血杀敌而牺牲的战友们。“没有赴汤蹈火为国捐躯的英烈们,就没有现在的幸福生活。”老人说,近段时间,电视里播放的抗战纪实片,他特别爱看,当中场景,仿佛他亲身经历一样。

本报记者 刁庆峰

 

 

宋生 端据点 除汉奸

9月1日一早,记者来到麦克小区宋生老人的家,老人将他获得的勋章和证书摆满了整个床铺,提起他亲身经历的抗日战争,老人非常激动。

1927年,宋生出生在山西交城县,家中兄弟姊妹6人,宋生的哥哥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宋生上过私塾,读过学堂,但参加八路军打日本鬼子一直是他的梦想。

1939年,日本的飞机轰炸太原。“周边村里的房子都被炸飞了,死了好多人。”宋生的父亲是老中医,在镇里开了一间药房,日本人来以后,将药房砸光、抢光,他们一家人只在一间没被破坏的小屋居住。太原失守后,大批日本兵涌入宋生居住的村庄,“烧杀抢掠,他们无恶不作。”宋生说,当时村里稍微年轻点的女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而且女人都把炉灶和锅底的煤灰涂在脸上,让人看不出模样。可日子久了,“煤灰妆”被日本人发现了,村里不少女人都被鬼子糟蹋了。

当时村里流行一句话:“吃得多一点、穿得烂一点、见到日本人要走得慢一点。”意思是说,家里有粮食偷偷吃,不能被日本人发现;出门要穿得破烂一些,不能引起日本人注意;见到日本人要慢点,低头行礼,不然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宋生说日本人来之前,村里不少人都逃到山上了,他们家有个邻居一家五口,晚走了几天,可偏偏在向山上跑的时候被日本人发现,一家五口都没逃得过敌人的枪口。

1943年5月,15岁的宋生怀着对日本鬼子的满腔仇恨参加了八路军,在吕梁军区第八分区独立1支队。那时候宋生年龄小,身材也小,可他执意要拿枪打鬼子。部队分给他一杆老旧步枪,一比量,他还没有枪高。后来,宋生当上了排长的通讯员。他的工作是每天烧水、做饭、传达上级命令。宋生跟着部队打游击,每天都奔走在路上。他回忆,有好几次,敌人的子弹打穿了他的帽子,等他缓过神来,马上捡起帽子,继续战斗。

两个月之后,宋生所在的部队发现了鬼子的一个据点,大约有30名鬼子还有一些伪军。部队决定里应外合,端掉鬼子据点。首长将宋生和一些医务人员安排在5公里以外的卫生所,方便照顾伤员。一位八路军混进鬼子的据点,装作厨师给日本人做饭。几天后,他通过各种方法给部队送来情报,掌握了据点的内部情况。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趁日本人熟睡,部分战士潜入据点内部,偷走了日本人的枪和衣物,并埋伏在据点周围形成包抄。天一亮,日本人醒来发现枪没了,一个个衣衫不整地全部慌了神。八路军将这些日本兵全部俘虏,据点也变成了我军的抗日堡垒。

1944年,宋生被编入某部队的武工队,配合部队攻打太原最大的据点。当时部队所在地有不少汉奸,部队要求武工队“除掉大汉奸”。那时候部队有特派员,特派员每天白天摸清汉奸的位置,而宋生他们白天不出门,晚上穿上便衣,根据特派员告知的位置,偷偷潜入汉奸家,将汉奸除掉。

1988年,宋生从部队离休。如今,宋生满堂儿孙,生活幸福。每逢年节儿孙都回来过节,宋生还是会向他们讲述那段历史,告诫儿孙们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本报记者 姜慕馨

 

▲曾参加过抗战的革命老前辈韦家俊在家中迎来了前来看望他的省军区丹东第一干休所官兵,老人通过讲述自己经历的抗战故事,激励官兵牢记历史,报效祖国。

本报记者 吴琼 摄

振安区汤山城镇龙泉村99岁的王树明老人和老伴年轻时曾亲眼目睹侵华日军的残暴和中华儿女的奋起抗争,至今仍记忆犹新。日前,王树明老两口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前来看望他们的汤山城镇党群活动中心的党员们讲述抗日战争的难忘岁月。 本报记者 宋永昆摄

铭记抗战老兵

芙 蓉

2015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

70年前,日本政府正式签字无条件投降。70年后,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像刘树才、宋生、王连清、庞西元一样的抗战老兵还有很多。探访中,这些老人虽然没有了昔日的矫健,但骨子里却透着坚毅,只要谈及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老兵们立刻兴奋起来,仿佛战火就在昨天。

和平的日子总容易让人忘记惨痛的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兵渐渐稀少。但我们不该将他们忘记,正是为了我们的今天,这些八九十岁的老兵,在他们不过才十几岁的年纪就能够在民族危亡之时挺身而出,用血肉之躯去抵挡侵略者的枪弹,以慷慨赴死之心守卫着血色国土,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反抗外来侵略气吞山河的壮丽史诗。他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侵略者:中国是不可战胜的,中国军人是不可战胜的。

对新一代的青年人来说,对历史的了解大多停留在书本和抗战纪录片上,认识有限。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的意义就在于铭记历史,深刻体会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变迁。

铭记抗日历史,不是为了延续历史仇恨,而是要捍卫人类的尊严和良知,尊重和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和严肃性。记住这些抗战老兵,记住他们的抗战故事,我们要承载着先辈们的优良传统和历史的荣光,自强不息,和谐向上,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续写辉煌。

 
编辑: 王俊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