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袋带来的情感记忆
记者 刘凌姝 丹东新闻网 2018-01-09 08:17:39

“小时候,绝大部分时间是和爷爷一起度过的,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大烟袋。无论干什么,走到哪里,烟袋总是形影不离地别在他腰上,就连睡觉都要放在枕头旁,感觉爷爷只有闻着烟袋油的那种特有的气味,才能睡得香甜。”家住元宝区崇德南小区的于柯说,爷爷的烟袋,装满了他儿时的欢乐和忧愁。

如今已成收藏品

记者采访了解到,烟袋由烟锅、烟杆、烟嘴组成。烟锅多数为金属,由铜制成,中间的一段大多为木质空心杆,后面的烟袋嘴为玉质,另配包。烟包一般都是粗布缝制而成,用绳子系在烟杆上留作装烟丝用的。使用时,将烟锅插入烟包内,装满烟叶,摁实,再用火柴点着即可吸烟。因为没有过滤装置,旱烟袋吸起来很呛人。

“爷爷的大烟袋的烟嘴是绿色‘宝石’做成的,红木烟杆一头连着烟锅,一头连着烟嘴,烟杆上还吊着一个红色鹿皮制成的烟口袋,烟口袋里面盛满了烟叶晒干后揉成细碎的烟末。黄色的铜烟锅因为长久抚摸变得光滑发亮。”于柯告诉记者,当时一口袋烟丝够爷爷抽上半天的,吸完烟后,把烟锅往鞋底上磕两下,烟灰就倒了出来。当下,烟袋对于年纪大的人并不陌生。随着社会的发展,却远离人们的生活,成了收藏品。

生活处处不离手

“爷爷身子骨一向硬朗,精神头十足,家里的杂活以及地里的农活他都是忙前忙后不亦乐乎。累了歇着的时候,他就会把大烟袋拿出来抽上两口,解解乏,宽宽心,提提神,然后再去继续干活。”

于柯如今还清晰地记得,爷爷抽烟袋时的场景。或是坐在炕沿上,或是蹲在墙角,又或是站在家门前的大树下,先是将烟锅伸进烟口袋,在里面轻轻地搓压几下,将烟锅装满碎烟末之后再取出来,再用布满老茧的手指使劲地摁压,然后划上一根火柴将其点燃,接着便有滋有味地“吧嗒吧嗒”抽起烟来。随着烟锅一明一暗地闪动,一缕子白色的烟雾就会从爷爷那长满花白胡子的嘴里吐出来。

情绪的“晴雨表”

于柯说,烟袋还是爷爷情绪宣泄的“晴雨表”。叼着烟袋,把眼睛眯缝起来,有节奏地吸着,再慢慢地呼出,是爷爷心情好的表现;如果是汲溜汲溜一口连着一口地吐烟的时候,那就是他遇到烦心事了;如果是一锅烟没抽完就拿起烟锅使劲地磕着鞋底,待烟灰一股脑磕净之后,再用烟锅敲着身边够得着的什么东西的时候,那就是事态很严重,要召开家庭会议了。

“记得有一次爷爷不知为什么来了兴致,一高兴竟然把点好了的烟袋给我,让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吸上一口。我不知深浅地就把烟嘴放到了嘴里,猛地吸上了一大口,不料想,浓辣的烟味直呛得我大口大口地咳嗽起来,那难受劲就甭提了。爷爷见状,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地嘿嘿笑了起来,从我手中接过烟袋,又自顾自地陶醉了起来。”

于柯说,烟袋所带来的情感记忆,让其难忘。在烟袋的陪伴下,爷爷品尝到了家庭和睦、子孙满堂的幸福,融化了琐事忧心的艰难,走完了人生的苦辣酸甜。

 

编辑: 李新新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