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建设管理③百姓贴“标签” 点赞菊花山
 丹东新闻网 2018-06-26 07:09:03

蜿蜒的林间小路,沿途绿树相伴,绿篱相陪;抬头仰望,浓荫蔽日,繁茂的枝叶间露出斑驳阳光;不时现于视野的各色野花,在微风中摇曳,灵动着满目青翠;偶尔传来的笑声、歌声和鸟儿的脆鸣声,打破了身畔的静寂,更添幽深之感……这是日前的一个上午,久违的菊花山公园捧给记者的画卷。

抛却几百米外街路的喧闹,沐浴清新的空气,记者沿林间小路前行,来到一块平整的空地。

两位穿着练功服的晨练者正在舞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间,穿插着难度系数很高的招式。“我从1971年搬到附近住,每天到菊花山上练武。我是看着菊花山公园一天天变美的。”62岁的马连星,是山脚下丹建馨园小区居民,“菊花山一直植被茂盛,满山都是树啊、花的,就是个天然大氧吧。我们每做完一套动作,都要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喊一声,那才叫畅快。”每天清晨和傍晚两次登临菊花山,是马连星多年的“规定动作”。他说,开发成公园后,菊花山的原生态特征没有改变,人气不断飙升,“附近很多居民,除了早晚锻炼身体外,一有空闲就到菊花山”。在他看来,“清新”“幽静”是菊花山公园的“标签”。

与马连星一起舞棍的附近居民王斌,给出的菊花山标签是“第二个家”。“2010年,市住建委开始开发菊花山公园。现在,我们这些老伙伴都把这里当成了第二个家。”王斌说,每天固定到这里锻炼的人群就有好几拨儿,大伙儿自觉捡拾垃圾,主动维护环境,“我们是真的爱这里啊”。

大约四年前,现年65岁的郭本中从省内其他城市移居菊花山下。他说,在此前他居住了大半辈子的城市里也有山,但基本上都被开发成居住区,“像丹东这样把城市里的山建成生态公园,我觉得是很难得的”。在他眼里,由于菊花山的缘故,周边是养老的佳地。

继续前行,半山腰处一处铺设步道砖的广场“拦住”了去路。至此,视野突然开阔起来,广场上或跳健身舞或休憩闲聊或漫步赏景的人群,呈现一副温馨、悠闲的画面。“温馨”,是63岁的李淑明给出的菊花山标签之一。

作为红房三社区晨阳健身舞辅导站的领队,2017年公园进行二次改造建造这处广场时,李淑明和她的舞蹈队就从六道沟转盘附近“移师”至此,并很快爱上了这方“清净舒雅”之地。“这些花都是我们自己种的。”指着广场周边和广场树池里的花,李淑明笑着说。大家像爱家一样爱公园,是李淑明所说的“温馨”之一。而另一种温馨,则来自因菊花山结缘人们的互帮互助,“谁家有了困难,其他人知道了都伸手帮忙”。对此,郭本中深有感触:“我搬到丹东的第一个朋友,是在菊花山交的;我的朋友大多数是在菊花山结识的。”

李淑明说,听公园工作人员介绍,改造公园时,广场附近特地移植了紫杉、梓树、京桃、法桐、小桃红、映山红等树木品种,组成观花观叶景点,还在盘山道和广场上安装了路灯。“现在,我们团队成员平均每天在公园里的时间是三个多小时。冬天时,我们也天天来。”李淑明说。

随后,在李淑明的带领下,一行人沿着正在施工的环山景观绿道登顶菊花山。山顶上,一座占地500多平方米的广场首先映入眼帘。广场一侧成片的黄栌树下,两拨儿市民正在悠闲地打着扑克,“没事的时候,我就到山顶上打‘五狼腿’,每天在山上待五六个小时。”其中一位老者说。

广场的另一角,是古典气息浓郁的重阳亭。登高望远,山下成片的绿树和远处的高楼街景尽收眼底。“要是秋天,黄栌树就成了一片火红,美极了。”附近居民彭君说。由于儿子工作调动的缘故,早已退休的彭君于6年前从大连迁到丹东居住。她喜欢菊花山公园,并在附近买房定居,就是因为公园开发建设尽量保留了山的原貌,“现在还能看到野山鸡、小松鼠,能采到山野菜、野蘑菇,这都是保留自然之美的结果”。“原貌”,是她给出的菊花山标签。

下山的路上,几名公园工人正在平整空地。刚播种的花环菊、冰岛虞美人、黑心菊等花种,将在今秋绽放。届时,菊花山将真正成为菊花花海,呈现的将是另一种美。

王素芳 本报记者 戚文 朱玉辉

编后话:用心打造民心工程,让市民生活在如画的环境中,是记者采访菊花山公园后的感受。其实,菊花山只是我们城市面山的一个缩影,锦江山、元宝山、帽盔山、英华山……都在以不同的英姿美景,敞开胸怀,拥抱我们的市民。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真正称得上幸福。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