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慢车道抢行、混行 效率、安全咋来保证
山上街:各行其道行不行
 丹东新闻网 2018-08-09 06:36:28

作为贯穿丹东老城区东西向的交通干线之一,山上街承载着市区约五分之一的东西向车流量。同时,它也起着城市北部区域南北向交通的变线周转,以及进出城区车辆的分流作用。

同一号干线、二号干线相比,山上街沿线的交通信号灯设置数量相对较少,通行效率按理说相对较高。可不少沿线居民和车主反映称,一段时间来,山上街因各类车辆总在快慢车道上无序抢行、混行,通行效率变得非常低下。对此,记者在8月7日和8日两天,均在交通早高峰时段实地探访了山上街沿线的车辆通行状况。

8月7日上午7点20分,城区下着雨。在整个山上街沿线,由东向西行驶的车辆较反向车流量高出许多。记者在爱民街路口至锦江山公园门前路段看到,等待交通信号灯的车辆已经排起了长龙。随着绿灯亮起,西行的车流整体移动本来就不算通畅情况下,很多私家车、出租车不按规定路线行驶,纷纷闯入非机动车道通行,然后再见缝插针地并入机动车道。

记者在现场留心观察了一段时间,最高峰时,3分钟内竟有30多辆机动车先后从非机动车道上驶过。这些驾车人员显然是希望能快点通过,但实际情况是,这种快慢车道上抢行、混行再并道的举动,不但把机动车道的正常通行效率整体拖慢,也把慢车道上的非机动车逼到了机动车道上,交通秩序十分混乱。骑行者无奈在车流里东躲西拐,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正在等公交车的沿线居民刘喜德告诉记者,在从八道沟至锦江山公园这段路上,机动车占用非机动车道抢行的情况很常见。特别是出租车,就像泥鳅鱼似的,哪有空往哪钻。因为机动车占了非机动车的道,所以自行车、电动车就和机动车混行在一起,他经常看见送餐员骑着电动车在机动车道的车流里穿行,既影响通行效率,也特别危险。

家住新华街的刘先生透露,山上街从新华街到锦江山公园门口路段,车辆剐蹭高发。究其原因,就是这种快慢车道上无序抢行、混行造成的。“特别是在交通早晚高峰时段,机动车道上基本一辆车挨着一辆车,哪有地方容你来回并道?在慢车道上想回来的要抢空挡,本来就在机动车道上的则使劲往前挤,一个不小心就碰上了。”刘先生说,再加上有些“路怒”的主儿,即便没碰上也要下车理论、甚至是对骂上几句,这种情况下,车辆通行效率哪能高。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占用非机动车车道行驶的私家车司机,他表示,前车司机驾驶技术应该是不好,因为赶时间,他才想从非机动车道超车后再重新回到机动车道上。因为很多司机都这样做,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记者发现,该车在非机动车道行驶了大约两分钟后又伺机重归机动车道,车间距特别小,几次“插空”均未成功,他只能沿着非机动车道继续缓慢前行,还把后边行进的自行车和摩托车压了好久。

早高峰时段,山上街沿线最堵的就是爱民街路口段。因从爱民街驶出的车辆要不断进入山上街,两条路上的车辆就像是穿插在一起一样,形成了一张缓行的“网”。这种情况下,只要有机动车抢行慢车道再并道,整个路口及两侧延伸路段就会乱成“一锅粥”,堵在混乱的车流里半天都出不来。

一位103路公交车司机告诉记者,就是因为这些情况,从于家站到七道站这一原本只要两分钟左右便可通过的路段,他时常要开上十几分钟。当天上午8点17分,记者乘坐103路公交车经过山上街和爱民街的交会处,大约7分钟才通过路口。在车辆靠站、离站的过程中,仍不断有小型车辆抢到公交车前面。司机说,因为高峰时段还有交警现场疏导,这个通过速度就不错了。

8月8日上午,记者驾车从东到西又走了一趟山上街。8点左右,从九道街至新丰街路段车辆行驶还算通畅。新丰街至新华街路段通行就有些缓慢了,偶尔会有小型机动车从慢车道上超车。等到了新华街至爱民街路段,抢行慢车道超车再并入机动车道的车辆,基本是一辆接着一辆。这也导致北侧半幅路面的机动车道上不断有自行车、摩托车和人力三轮车驶入。公交的一站地距离,记者驾驶私家车需用时9分钟。

值得一提的是,8点30分左右,在爱民街至锦江山公园门口路段,一辆银灰色轿车先是抢行慢车道,行驶不到30米又并回机动车道,结果把后面一辆白色轿车别到停车。白色轿车的车主马上又从慢车道反超到前面,停车熄火,别下银灰色轿车,并下车“理论”,足足让前方的绿灯白走了二十多秒。要不是白色轿车副驾驶上的那位女士出面调停说“别耽误大家上班”,这一出闹剧不知道要演上多久。 记者 王俊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