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法乎上始成家
 丹东新闻网 2018-08-10 07:17:29

在当代中国青年书法家阵列中,孙万民无疑是走在前列的。从2005年首次入展全国第二届扇面书法展,到获得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他坚守的“取法乎上”的学书理念为他的艺术理想插上了腾飞的翅膀。8月8日的采访中,不惑之年的孙万民时而露出温和的笑容,如书生般儒雅;时而锁眉深思,表现出对艺术的理性和严谨。

2018年6月,孙万民草书作为惟一一款草书字体在汉仪字库正式上线。字体说明中是这样表述的:“该字体笔画粗壮,尾部的甩尾有力且有丰富的笔触细节,大字效果突出且引人注目。”据孙万民介绍,他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上万个字根的书写,通过汉仪字库最大程度的还原,将他的草书细节表现完整,将更加“广泛应用于名片设计、新闻媒体、宣传海报、ppt、影视制作以及内容用字等领域”。他说,自己的草书能作为一种字体进入汉仪字库是一种荣幸,更是对自己走好书法道路的鞭策,而走好书法之路,坚持向传统学习是不二法门。

孙万民:1978年生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理事,丹东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鸭绿江画院副院长,中国书协培训中心首期创作研讨课题班成员,中国书法网校签约导师,辽宁省书协培训基地特聘辅导教师,河北美术学院特聘教授。作品获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艺术创作奖、辽宁省书法兰亭奖、丹东市政府文艺创作一等奖。连续两次获“全国中青年书坛百强”称号,并被评为“辽宁省首届青年文化新人”。

手不释帖 坚持向传统学习

“书法的学习、创作更多的是见缝插针,把学习时间利用到最大化。”孙万民有个习惯,无论何时、何地,总是手不离帖。飞机上、火车上、休息时,甚至看电视时都要捧着一本字帖,他说,读帖是书法学习的重要途径,是对自己的书法多方面、长期的滋养,每次出门前都会检查自己的包里是否放着字帖,“手里有一本字帖,心里就踏实。”

在学习书法的二十多年里,孙万民徜徉于古人的法帖中,从商周金文到魏晋风流,从摩崖石刻到文人手札,都是他取法的对象,在反复的尝试和体验中,在一次次的探索和实践中,对于书法的理解逐步深化,最后,他把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二王一路法帖上,那洋溢着魏风晋韵、充满了浪漫气息的书风,让他深深地迷恋。

每一个学习书法的人在创作过程中难免会遇到瓶颈期,孙万民也不例外。“要走出误区其实就是一个自我修订和自我完善的过程,这个否定自我的经过是很痛苦的。”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回过头来扎实地临帖,做好自己的基础功课。他说,很多人遇到瓶颈期时会很茫然,如果放弃了传统,放弃了对古法的研究,最后就会在书法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偏离了书法艺术的本体,走向江湖书法的道路。

对待传统,他始终怀有一种“敬畏”的心理,在临帖过程中,他一直坚持以实临为主,努力求得准确无误,力争做到形神兼备。2009年获全国第三届兰亭奖艺术创作奖、2014年获全国第五届兰亭奖佳作奖,连续入展全国第十届、第十一届国展、全国青年展、手卷展、行书展、草书展等多项展览……正是因为能够深入传统,精益求精,孙万民的书法之路才越走越宽。

关注书法教育普及 师资队伍亟待补充

近年来,孙万民不断为身边的书法爱好者进行指导、帮助,通过网络远程授课等方式影响着很多人,并为丹东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义务辅导。在他的言传身教下,省内外已有十几人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并在国家、省、市各级书法比赛、展览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他担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特聘辅导教师,在全省书法临帖班多次授课,得到各级书法爱好者的广泛好评,在盘锦举办的省书协第三十三届临帖班授课已过去两年,至今好多盘锦的书友仍然经常提起那次精彩的授课,都感觉受益良多。

在2013年发布的《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中规定,书法教育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学生将分年龄、分阶段修习硬笔和毛笔书法。近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传播备受关注,尤其书法知识频频出现于中高考试题,全社会掀起了书法学习的热潮。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孙万民在书法进校园、普及中小学的书法教育方面也有很多思考:中小学书法教师的紧缺也是摆在书法教育面前的主要问题。很多书法教师对书法的理解停留在表层,无法传达给学生真正符合规律的书写方式。很多成年人在小的时候,接受到的书法教育,恰恰是以讹传讹。“只有教师有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碗水。”他认为,只有把师资队伍建立起来,书法教师的艺术造诣不断提升,书法教学才能普及下去。

“随着当前对传统文化的越来越重视,丹东书法培训如今蓬勃发展,社会学习书法的风气特别浓。”在调查中,孙万民发现,在丹东从家长到学生都对书法十分重视,有些只是为了满足日常书写需求,有些为了应试,有些则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传统书法艺术上更深入地学习、发展。同时,越来越多的成年人怀揣书法情结走进书法课堂,他们想通过学习书法,在传统文化方面进行自我提升的同时,寻找一个宁静的精神归宿。这些共同促进了丹东书法学习的风气越来越好。

万民独白:书法是一种生命状态

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自己的书法能体现出我的存在状态。

在纷乱喧嚣芜杂的生活中,我庆幸认识了书法,贴近了书法,走进了书法,感悟了书法,黑白之间,锋杪之上,跳动的不只是笔墨,更是心灵律动的音符。这种感觉,若非亲身体验,真的是很难感受到。

近几年,我越发深切地感受到传统经典的魅力,那些钟鼎吉金,砖瓦碑铭,浑穆高古,竹木简牍,残纸断编,一派天机,各具风神,常令我心驰神往。而我尤为钟爱并一直在努力追寻的,是传统帖学一路的经典,那些代表了东方审美典范的法帖,散发着永恒的魅力,如同蕙兰之香,不浓不酽,却沁人心脾,隐然流露出文人之气,君子之风,那种深沉,那种厚度,让人深深沉醉。

那些泛黄的旧纸,沉淀着千百年来文化精英们的思想与人格,梦想与追寻,开心和欢愉,失落和痛楚,那些线条的律动,诉说着当初书写者对天地认知,对生命的理解,对人生的覃思,对生活的体悟,“秉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在这囊括万殊的抽象形式中,意念凝聚,情感生发,笔墨交汇,精神升腾。文字在这里不再仅仅是记述思想的符号,而变成了一个个有生命的个体;点画在这里不再仅仅是几何的形体,而组合成了动人心弦的乐章,或奔放而流畅,或激越而欢快,或高亢而雄壮,或沉郁而顿挫。正所谓“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人与书真正实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

习书之始,只觉得书法没有那么玄奥,组合好点线而已;后来,逐渐能从法帖中感受到前人的风神,于是便在字里行间通过点线的运动去感悟先贤的状态,让自己的作品更有文气,更有内涵;再后来,渐渐觉得,书法的旨归当在于体现创作主体的精神,以心作书,书为写心。开始对这一书法本体问题的思考之后,思路便更加清晰起来,反观平日里常临写的法帖,理解和认知上也便有了进一步深化。

具体来说,这种创作主体的精神应该是一种以技术状态为基石,以学养状态为支撑,以情感状态为驱动,以生命状态为指归的一种综合体现,不断临习进行自我的技法锤炼,提按使转,浓淡干湿,空间对比,节奏变化,各种矛盾的制造与调和,逐步达到“心手双畅”的境界;常置佳书于案头,静心品读,陶冶情操,滋养性灵,让人生的格局变得更宏大,让自身的胸怀变得更宽阔,涤除鄙俗之气,书作自然清雅,养成浩然正气,下笔必然豪迈;当其欲书之时,或心有所感,情有所动,或解散怀抱,心地澄明,下笔之处,无不适意,心到笔随,境界全出,或典雅秀美,或大气磅礴,或空灵缥缈,或雄浑苍茫,天下之大美,莫不笼于笔端而形于纸上,大凡经典佳构,皆此类也。

处于当下这个时代,能接触到如此多、如此精良的印刷品,应该说是一种幸福,尤其是能有机会在文博机构的展厅里一睹前贤真迹,更堪称平生幸事。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视野的开阔却带来了习书者内心的浮躁,常常是浅尝辄止,见异思迁,只得皮毛却沾沾自喜,无法真正深入,加之当前普遍浮躁的时风,致使习书者难以做到如古人般沉静,无法一经贯之地沉潜。没有了青灯黄卷,没有了铁砚磨穿,没有了负笈求学的虔诚,取而代之的是唯功唯利,邀名博位,而这浮躁又恰恰是为学为艺的致命病毒,一旦沾染,便相当于宣告了艺术之花的凋零,乃至艺术生命的终结!

艺术,是一种需要全身心参与的生命活动,书法的状态,更是一种用智慧、精力、体能贯注的生命状态,浅尝辄止者有之,半途而废者有之,只有勇者才能在艺术之途上不断前行,只有用真诚对待艺术,用心从事艺术的人,才会体验到书法的生命状态,才能最终领略书法世界的大美!

记者 李楠楠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