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爱好者多 室内活动场馆少——期待硬件建设升级与大众文化需求同频共振
 丹东新闻网 2018-09-14 07:56:40

“现在小区广场、鸭绿江边、锦江山下,到处都能看到唱歌、跳舞的人,文艺队伍特别多。可是天越来越冷了,我们这些爱好文艺的小团队就好没处去了,能让我们排练、活动的室内场所太少了。”今年64岁的董艳秋参加了一个合唱团,9月10日,在看到丹东日报社全媒体主题新闻策划“看见丹东·第二季——丹东什么多什么少”相关报道后,给记者打来电话,道出了她的心事。

“这些年,各个社区、街道都有了文化活动室、文化站,但是每个教室都排得很满,根本排不上号。”董艳秋说。参加了一个京剧团的张刚林也有着同样的感受:“我们团队也因为扰民没有合适的室内排练场所,现在还到处打游击呢。”不少爱好文艺的市民反映,老百姓对文化生活需求越来越迫切,但文化场馆的建设、升级依然跟不上文艺队伍迅速扩张的脚步。

群众文化生活风生水起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丹东群众文艺团队的数量迅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仅振兴区、元宝区、振安区登记在册的群众文艺团队就有近400支。市文体广电局文化艺术科科长朱姣明告诉记者,随着群众文艺团队的不断增多,我市的公共文化服务网络也在不断完善。目前,“纵向”形成市、县、乡(街道)、村(社区)四级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层次,“横向”已形成图书馆、文化馆(群众艺术馆)、乡镇(街道)文化站、村(社区)文化室、书屋等多种类型文化服务场所。全市64个乡镇均设有文化站,全市669个行政村的文化室覆盖率达到98%以上,文化广场覆盖率为88%。全地区图书馆、群众艺术馆、文化馆、乡镇街道文化站、社区(村)文化室全部免费开放。

文化活动场馆的建设、升级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动”起来。9月11日上午,74岁的马志国来到振兴区文化馆练习电脑操作。“我参加了文化馆办的计算机公益培训,报名当天我五点半就来排队。”老人说,文化馆免费开放、举办培训班让他的退休生活丰富起来,工作人员的耐心讲解让他很受感动。振兴区文化馆馆长杨莹说,自从文化馆于2016年免费开放以来,已开设了公益性培训班6期,受益人群达4000余人。

场馆升级跟不上文艺群体的扩张

今年8月,元宝区文化馆迁址金山镇宗裕城,3222平方米的场馆面积终于达到了文化部对县(市、区)文化馆等级必备条件评估标准一级馆2500平方米的标准,而在此之前仅有300多平方米的老馆距离三级馆1500平方米的要求相去甚远。“现在我们有6个功能教室,可供合唱团、舞蹈队、戏剧团、书法绘画爱好者等团队和个人活动。”元宝区文化馆馆长赵小硕说,目前,文化馆共接待15支群众文艺团队进馆活动,从周一到周五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虽然场馆已经升级,但还是无法满足全区百余支文艺队伍的活动需求。”

位于客来多市场附近的振兴区文化馆,条件远不如此。据馆长杨莹介绍,振兴区文化馆面积仅有560平方米,远远达不到评估标准。尽管馆里已经延时闭馆至晚8点,仍有部分文艺爱好者无法进馆活动。

市级、区级文化馆场馆面积有限,进馆活动的文艺团队数量有限。根据我市文化馆总分馆制,大多数文艺团队被安排在辖区内的街道文化站或社区文化室进行活动。但文化站(室)的设施条件并不尽如人意。9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元宝区兴东街道林江名城社区,社区办公区域和文化活动区域紧挨着,有两个房间可以作为活动室,但由于没有窗户,空气流通较差。还有一间有窗户的房间年久失修,下水管道滴漏在天花板上受潮,即使开着窗也能闻到难闻的气味,房间因此空了出来。社区党委书记张晓倩说:“社区条件有限,但我们还是很欢迎大家来活动。只是有些团队在活动中的声音过大会影响社区办公和居民休息。”她说,社区一般都位于居民楼下,或紧挨着居民楼,跳舞、合唱、戏剧等团队活动常常因扰民受到投诉。个别社区的文化室和社区分开,却因没有专人管理常常关门。

“我们刚联系了六道沟党员活动站到那活动,也不知道能在那待多久。”杜国莉是一个近20人的评剧团的负责人,剧团成立之初,他们只能在江边、元宝山等室外广场活动。后来进入到元宝区兴东街道文化站。“练习时,拉弦儿的声音很响,受到居民投诉,街道文化站就给安排到林江名城社区来了。”她说,在社区也同样因扰民不得不撤出来。随后,她找到了很多街道文化站,但由于群众文艺队伍众多,文化站都安排得满满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接纳他们的地方。每次活动,很多家住珍珠泡附近的成员都要穿越大半个市区才能到达活动场所。

市文体广电局文化艺术科科长朱姣明说,目前,全市村(社区)文化室、文化广场建设有些不均衡,部分村(社区)的文化室、文化广场功能还不够完善,难以满足更多群众对文化活动的更高需求。

探索共建基层文化场馆新模式

“有时候看着老百姓失望的眼神,我们也很内疚。”张晓倩说,她在旅行中格外关注外地的社区建设,很多城市尤其是南方城市的社区条件非常优越。她希望,政府能加大对基层文化设施、场所建设的投入,至少让文化室有良好的隔音效果。同时,增加社区工作人员,有专职的文化室管理员,通过串班轮休让社区文化室实现延时或周末开放,为更多群众提供文艺活动场所。

元宝区文化旅游局局长别圣华认为,可以探索与企业、单位共建的方式,在新建小区建设业主活动中心,或与学校等单位协商,利用周末等休息时间开放部分文化、体育场馆。“这对于文艺团体而言,自觉维护环境卫生的意识尤为重要。”

振安区文化馆馆长栾君表示,2017年8月搬迁新址的振安区文化馆馆舍面积从过去的500多平方米达到千余平方米。由于振安区地域面积广,乡镇、街道之间的距离较远,振安区文化馆安排文艺干部走下去,将文化辅导送到田间地头,这项流动文化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文艺团队无法进入区文化馆活动的缺憾。针对容易扰民的团体,他建议,活动时间与居民休息时间错开,或选择距离居民楼有一定距离的文化站活动。“目前,馆内教室尚未达到饱和状态,欢迎更多的爱好文艺的百姓到振安区文化馆活动。”记者 李楠楠

“看见丹东·第二季——丹东什么多什么少”,诚邀普通丹东市民、外来打工者、本土及外来企业家、专家学者和行业翘楚们参与,旨在通过你们的意见和建议,检索丹东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优长及不尽如人意之处。本报将据此梳理出有价值的内容予以报道,以彰显丹东向发展优势转化的各种潜能优势,为丹东高质量发展凝聚强大正能量。在这里,本报记者恭候您的真知灼见——

电话:15141586040

邮箱:15141586040@163.com

编辑: 李琦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