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还有多远
 丹东新闻网 2018-10-19 07:38:42

关注特殊教育系列之六

残障人士职业教育可以使残障人士能够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能够和健全人一样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虽然大多数残障人士期待的工资目标并不高,但由于残障人士的自身原因,他们的就业之路并不畅通。

就业是特殊教育的目的地

特殊教育学校是学生家长的希望。我市现有的三所特殊教育学校均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许多残障学生在这里学习知识,掌握技能,具备了初步走向社会的能力。然而,智残生走向社会之路,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很多学生到了毕业的年龄,还要继续在学校“回炉”。

记者了解到,智残生毕业后,面临几种出路:回家、就业或到托养机构。“除部分重度智残生外,对大部分人来说,最好的选择是就业。”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徐伟说,就业可以让这些特殊孩子真正融入社会,也可以解决家庭的后顾之忧。但在现实中,大部分孩子却选择回家。而一旦回家,由于缺少和社会的接触,他们在学校学到的技能慢慢就会退化。同时,沉重的教养负担以及不少家庭“老残一体”的现实,也让他们的“回家”路变得艰辛。

为了能让学生毕业后顺利融入社会,学校对于残障学生进行有目的的培养,想就业的进行职业培训,想考大学的努力培养。有些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又从事了特殊教育工作,这也是出路之一。

记者从市残联了解到,在我市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不少听障、视障学生都能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然而智力残疾的学生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找工作的难度更大。

他们遭遇的质疑与尴尬

10月15日,记者来到振兴区一家超市,看到理货员赵林正忙着整理货架上的商品。他在这里已工作了一年,每个月能拿到2000元左右的工资。

很少有人注意到,赵林是轻度智残人士。去年,超市通过社区介绍招聘他时,还犹豫再三,然而他一年来的表现,打消了雇主的顾虑。如今,无论是老板还是同事,说起赵林都会竖起大拇指:“他工作起来,比任何人都细致。他值班的时候,超市里的物品一定是码得最整齐的,卫生也一定做得最干净。”

“只要放在合适的岗位,残障人士也能做得很好。由于工作来之不易,他们会比身体健康的人更努力。”超市老板说。

赵林的努力让他的人生收获了尊严。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并非所有智残人士都像他那么幸运。

国庆前夕,家住山上街的王刚今年第三次找到社区,希望他们能帮儿子找个工作。今年27岁的王锐患有轻度智障,可以从事简单体力劳动。本来在一家私人企业找了个搬运工的活,可是今年年初,他患上了银屑病——俗称牛皮癣。一些同事因怕被传染,开始排挤他,后来他不得不辞工回家。“我们都去医院看了,医生说这个病不传染。”王刚无奈地说,儿子本来就有沟通障碍,再加上得了这个病,工作就更难找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2年,经过热心人士的牵线搭桥,王锐和两名同学到一家洗车行实习。可不到一个月,由于感受到同事的排挤和歧视,他们不得不被迫离开。

如何跨越那些无形的阻碍

一直以来,政府部门、媒体以及社会爱心人士对这一特殊群体颇为关注,并屡屡伸出援手,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从事特教多年的张健告诉记者,近八成智残人士具备简单的工作能力。简单的手工制作、清洁清洗、办公室打杂等工作,对他们来说可以胜任。然而目前,他们就业路上的阻碍着实不少。

首先,目前针对成年智残人士的就业信息和机会较少。不少企业对他们的能力缺乏认识,周围同事对他们也缺乏包容;其次,尽管智残人士具备简单的工作能力,但由于担心他们在工作中的安全保障、生活保障以及工作强度和内容是否能承受、待遇是否平等等,也使得监护人顾虑重重;另外,最重要的是,“缺乏专业的过渡机构”,可以让他们拥有上岗前的实习期。目前一些实习培训,大多由特教学校的老师完成,这挤占了他们大量的精力,使他们分身乏术,而从长远来说,这些工作全部转嫁到九年义务教育的学校和教师身上,既不现实也不公平。

“如果未来能有给残疾人进行职业培训和职业规划的机构出现就好了。”听障人士叶萍对记者说,她的女儿今年10岁,也有听力障碍。她希望孩子将来能有自己的职业理想,能选择工作,而不是让工作来选她。“听上去这是一个梦,但很美好。”

□记者 张研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