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历程将是自己一生前进的动力”
 丹东新闻网 2019-03-25 07:10:24

一声“爸爸”,让王鸿岩这个一米八几的汉子流了泪:“离家半年,孩子都不认识我了。”

去年7月13日,受丹东城建集团党委委派,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设计室主任王鸿岩远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参加援疆工作。当时,他的儿子才19个月大,每天能听到奶声奶气的呼唤“爸爸”,让初为人父的王鸿岩总是笑呵呵的。

去年底,王鸿岩结束援疆任务回到丹东。父子团圆,可儿子躲在妈妈怀里,眼神陌生,充满戒备。几天后,儿子高烧40摄氏度,王鸿岩不眠不休照顾了一天两夜。退烧的儿子抱着他胳膊,低声喊“爸爸”,那一刻,王鸿岩泪流满面。

“援疆六个月,让我更深刻地体会了亲情,读懂了什么叫家国情怀。”初到兵团九师,王鸿岩和辽宁来的同事们一样,面临着水土不服、饮食不适、文化差异的诸多障碍。最难适应的是当地干燥炎热的气候,全年降雨量只有几十毫米,常有大风刮起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还有时差,在东北9点是一个深入骨髓的上班时间,而在新疆这是起床时间,夜里11点天还大亮着,让东北人找不到睡觉的“感觉”。还有长时间的日晒,阳光直射,无遮无挡,援疆干部们没过几天就变成了“身上黑,脸比身上还黑”。

“条件虽然艰苦,但东北人最不缺的就是‘铁人精神’,和新疆的胡杨一个脾性。”从丹东出发前,王鸿岩查阅了很多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文献资料。到新疆没多久,他就被“兵团精神”深深打动了——“兵团人就像沙漠胡杨一样,把根深深扎进荒凉贫瘠的大地,将人生的梦想种植在沙漠云天之间,饮着风沙成长,迎风沙而歌,濯风沙而老,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王鸿岩提醒自己,作为一名援疆人,要时刻以兵团人为榜样,在有限的援疆时间里多作贡献。

每一名援疆干部,都是对口支援单位的一面旗帜。在新疆,王鸿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实际工作量是在原单位时的两倍。九师条件简陋,他自己从丹东背去笔记本电脑。白天在烈日下、风沙中踏勘测绘,晚上挑灯汇总数据、绘制图表,业务座谈会往往持续到深夜。宿舍没有空调,风扇吹出的风是干热的,一天换两三次内衣。因为水土不服,不少援疆干部大把脱发、长期腹泻,依然带病坚持。为了寻找合适的水源,王鸿岩尝遍了当地或甘甜或苦涩的河水。“大家心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尽可能榨尽有限时间,尽最大可能发挥工作特长,在九师这张‘白纸’上,绘下最美的城市蓝图。”兵团九师地广人稀,在规划编制、行政审批、市政建设质量、美丽乡村内涵等方面均与内地存在较大差异,如何做好规划编制、项目前期选址,如何高效推进规划设计、管理、监管工作,成为王鸿岩每晚都在思考的问题。

城市建设,规划先行。王鸿岩与4名辽宁同事一道,协助兵团九师成立规划管理中心,制定《城乡规划委员会章程》《城乡规划编制流程》等14项工作制度,完善了内部流程和制度,使得规划工作更加规范和专业;开展设市选址专题论证,形成《设市规划选址报告书》,编制完成《城市出入口景观设计方案》《旅游规划方案》;指导九师相关连队实施《城镇总体规划修编》《城镇景观风貌提升规划》《人居环境整治规划》等项目,一张规划图往往需要修改十几甚至几十遍才能确定;发挥自身和丹东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智力资源优势,竭尽所能育才培基,累计授课124学时,为九师培训了11名规划设计学员……

一人援疆,全家担当。王鸿岩每次在食堂和家人远程视频时,总是凑得很近,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父母、妻子、孩子。而远在4000多公里外的父母妻儿,给予他更多的是坚定的支持和鼓励。“是妻子无怨无悔地承担起抚养幼子、孝敬父母的重担,是父母悄然无声地隐匿起牵挂和思念,让我安心地在远方书写人生的无憾无悔。至于儿子,我除了一句苍白的‘对不起’,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坚信等他长大以后,会为了爸爸做过的一切而骄傲。”王鸿岩说。

回到丹东已经三个月了,王鸿岩时常还会梦到天山脚下、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胡杨林。去年底,兵团九师给他寄来了一张新年贺卡,上面有一段话“莫道多艰辛,加班数不清;劳累腰身倾,苦难筑党性;吾辈俱庆幸,基石留我名”,让他感慨万千。“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须有我。”王鸿岩说,即便每个人只是一滴水,但最终,一代一代援疆人的努力和付出终会汇集成洪流,灌溉和滋润着那片边陲之地,“我对新疆和九师的情义一生不改,援疆历程将是自己一生前进的动力。” 记者 王鹏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