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站:永甸镇
转型升级  古城新生
 丹东新闻网 2019-07-26 07:16:21

永甸镇地处宽甸中南部,面积299平方公里,人口2.7万人,12个行政村,东南濒临鸭绿江,与长甸镇、红石镇等乡镇相邻。作为上世纪的工业大镇,近年来,该镇在突出项目建设,形成对镇域经济支撑力和牵动力的同时,发挥农业基础地位作用,在培育特色产业、精品农业上实现新突破。

转型之路上的曙光

7月24日下午,在窑场村12组一家紫苏专业合作社,记者看到40多名工人正在清洗腌制苏子叶。“这是半成品加工,腌制好的苏子叶将运至大连进行精加工,出口到韩国。” 合作社负责人李长鹏过去是当地一家镁矿厂的管理人员,58岁的他现在已成功转型,投身于农产品加工。

工人们在加工苏子叶

2017年,李长鹏结识了一位韩国客商,了解对方正在寻求苏子叶初加工合作伙伴。“我们那儿土壤肥沃,有成功种植紫苏的例子。”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李长鹏回到家乡流转100亩土地种植紫苏,经检验,产品各项指标符合合作方的要求。第二年,李长鹏办起了紫苏专业合作社,并发展周边毛甸子、石湖沟村民加入,亩数扩大到1000亩,今年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1000亩。

第二年,李长鹏就挣了一百余万元。在可观的效益面前,李长鹏认为这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让周边数百户村民找到了新的致富方向。“每天在种植基地采摘苏子叶的村民能收入150元。”李长鹏说,来基地打工的不但有附近村民,还有从镇上工厂下岗分流来的工人。

“以前全镇90%的财税靠工业,如今我们正处于转型爬坡期。”该镇领导介绍,永甸矿产资源丰富,有镁、铁、硅石、硼石等18个品种,过去镇里有地方国有大矿2个,民营规模以上资源性企业14家,过去是全县数一数二的工业大镇。近些年,这些“老字号”受开采受限等影响,全部关闭停摆,摆脱资源型经济成为永甸绕不开的坎。

当天在窑场村2组采访时,记者遇到在这里为柞蚕“挂籽”的周国夫妇。只见他们将一张张蚕蛾产在纸上的卵剪成数块,小心翼翼挂在树杈上。“明天就会出小蚕了。”在接下来的3个多月的时间里,周国将睡在山上与蚕为伴。37岁的周国原来也曾在矿企上班,回到家里后出门打过工、种过蘑菇,但总觉得还是养柞蚕这个老产业踏实。苦是苦点,只有付出才有回报,周国说,去年5000多张蚕赚了8万多元。

工业低迷农业补。窑场村有村民570户,竟然有100余户放蚕,在该村10组家家户户放蚕。在培育特色产业、精品农业上下功夫。”镇领导介绍,永甸在将板栗、柞蚕两大传统项目做强的基础上,又发展草莓、林下参、山野菜绒山羊等项目,产业转型升级路正迎来曙光。

山沟里的垃圾分类

走进该镇军民村时,整洁的道路、统一的墙体、干净利落的村容村貌让记者眼前一亮。

“垃圾分类在我们的山沟里也落实了。”当天上午,在军民村村委会一房间内,村妇女主任王秀芳正带领3位村民对有害垃圾进行再整理。

“刚开始我们心里也打鼓,但随着垃圾分类深入实施,渐渐认识了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王秀芳介绍,现在来看分类处理并不是增加工作量,而是大大减少了垃圾运量。

王秀芳介绍,刚开始推广垃圾分类,有人不理解。但后来工作做细致了,村民们渐渐开始配合了。村里发放了640个垃圾桶,清除了原来的36个垃圾池,村民们也都签订了垃圾分类承诺书。村党支部书记王福生每天通过微信示范,如今,垃圾分类已经成为村民的自觉习惯。

大奠堡和永奠堡

在镇里,采访组幸运地碰到了一位62岁、家住坦甸的村民。这位名叫马孝忠的村民告诉记者,明代中后期设立的大奠堡即坦甸,他小的时候曾看到过城墙。到了上世七十年代,城墙大多被毁坏了。

 

从镇里出发,采访组一行又来到了坦甸村2组。村里有一所学校,学校院内一角有一座蓝色的房子,房子里存有一座“创筑大奠堡记”碑。碑上字迹大多保存完好。从文字可以分析出,坦甸村2组即为当年的大奠堡所在地。

当地72岁的村民姜浙春告诉记者,大奠堡长约300米,宽近200米,城的四角各筑有一角台,城内还有一座呈半圆形的瓮城,现在墙体大多都已经消失了。“记得有一天下雨,我在一块石头下面看到了一些铜板,细看是万历通宝,那天一共捡了十几枚。”

《宽甸县志略》里说:永甸城即明永奠堡。永奠堡建于明万历三年,现尚存一段城墙位于永甸村6组。当地69岁的毕国福曾就读于永甸中心小学,学校位于城墙的东北角,那里有一处斜坡。毕国福回忆,在他小的时候,城墙保存得很完好,墙也特别厚。上世纪大部分城墙都被毁坏了。“城墙没拆前,我想,这城墙怎么这么长这么高。等后来长大一点了,就壮着胆子从斜坡爬到了城墙上。爬上去才发现到处都是杂草和小树,显得很破败。”

孙秀文和纯种绒山羊

养羊,是辽东山区的一项传统养殖,但若想把羊养好、养出名堂,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永甸镇的磙子沟村有12个村民组,每个组都有好几户养羊,12组的孙秀文养羊28年,他养的羊上过中央电视台。

7月24日,在孙秀文的养殖场,记者见识了纯种绒山羊,个个体型健硕,大刘海,长腿毛,其中一头被唤作“北极熊”的家伙,体重150多公斤。多年以来,孙秀文一直致力于优中选优,不断提纯,别看他只念了7年书,一说到羊张口闭口都是基因、试管、杂交。在跟记者的交流中,他指着圈里的一头羊告诉记者,“它来自22年前的冻精改良,你看它多健康、多漂亮!”

最让老孙津津乐道的,是辽宁电视台黑土地栏目搞的一次绒山羊剪绒现场擂台赛,老孙的羊在决赛中,以2.6公斤的成绩拿下第一名,不久后,这期节目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孙秀文的羊每头都有名字,“北极熊”、“羊皇上”、“大瓦檐儿”等等。这样做一个是因为喜欢,还有就是为基因种群的需要。这些年,孙秀文的纯种绒山羊作为种羊卖到了全省各地,甚至卖到了内蒙古草原。他说每只羊都是自己从小到大侍候的,有感情,经常会想起它们。

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赵小刚 刁庆峰

侯春林 文并图

 

编辑: 方晓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