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地方文化土壤 打造城市文化品牌
 丹东新闻网 2019-09-10 06:58:59

编者按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放眼世界,任何一个地区、国家、民族的繁荣兴盛,都离不开优秀文化源远流长的滋养、弘扬、凝聚、迸发。丹东城市的肇始与沿革,以独具特色的地缘优势和历史文脉,孕育、生发了浓郁的地域文化。挖掘、整理、传承地方优秀传统文化,构建丰富多元的“文化+”产业,不仅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新期待的时代要求,更是涵养城市气质、锻造城市精神、树立城市形象、展示城市魅力,助推丹东经济社会振兴发展的途径。

文化强市,势在必行,行稳致远。为此,本报推出系列策划报道《文化强市 拓宽丹东振兴发展新空间》,旨在激扬文化遗存,提振文化发展信心,提升丹东城市文化软实力。

8月31日,一场以城市文化为主题的汇报演出《丹东印象——丹东记忆》在辽宁地质工程学院上演。演出以一位华侨小女孩带着丹东“非遗”单鼓返乡寻祖为线索,以舞蹈形式再现了萨满文化、甲午海战、抗美援朝等丹东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其中融入了丹东鼓乐和朝鲜族花甲礼等国家级非遗项目,诠释了“干”字精神。

“作为一个旅游城市,丹东缺乏一台能够生动展现城市历史脉络的舞台演出。”《丹东记忆》的导演陈观曾经参与过《中华泰山封禅大典》、《印象·刘三姐》、《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等多部实景演出项目,“填补这个空白,让丹东文化真正‘走出去’,是文化和文艺工作者需要思考并实践的。”

近些年,我市在文化品牌建设方面投入颇多,但是仍有几大关键问题未解决。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缺乏对本土文化的深入挖掘。“丹东发展文化产业要有自己的特色,在地区文化特色方面,我们有丰富的优质资源。鸭绿江流域是丹东历史的发祥地,保留着众多历史文化遗迹,以及各个时期的各具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这是发展丹东文化产业的肥沃土壤,为文化发展提供大量的素材。

特别是丹东城市精神挖掘方面,我们应该从文化土壤中汲取更多的养分。”这位业内人士直言不讳。

在众多文化符号中,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丹东文化长廊中的一颗明珠,熠熠生辉。9月初举办的辽宁国际投资贸易暨特色产品采购洽谈会上,省级“非遗”项目景泰蓝珀晶画技艺传承人刘晶涛带着她的作品甫一亮相,就博得会场内外的众多关注。

“从1993年到现在,我做景泰蓝珀晶画以及快30年了。”近30年来,刘晶涛的“非遗”作品多次在全国礼品艺术品博览会上获奖,并作为国礼被赠送给多国领导人,深受喜爱。

记者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了解到,目前,我市共有68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其中包括两项国家级保护项目和15项省级保护项目,“非遗”立项数量在省内名列前茅。丹东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集地区,浓厚的民族色彩也成为我市“非遗”项目的一大特色。从“满族民间故事”到“丹东东北大鼓”,从“孤山庙会”到“丹东妈祖祭典”,各个民族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形成了以国家级项目“丹东朝鲜族花甲礼”为代表的朝鲜族特色民俗文化,以“丹东米叉子制作技艺”为代表的满族传统特色饮食文化,以“宽甸八河川皮影戏”为代表的传统戏剧文化等种类众多、内容丰富、特色鲜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丹东众多的民族文化中,尤以满族文化特色最为突出。满族传统民俗和大量活态文化在丹东地区生生不息。其中“满族医药”“凤城满族荷包”“满族婚礼”等先后列入省、市级“非遗”代表性名录。同时,随着清末大量关内移民的迁入,优秀的中原文化也被带到本地,并与本土文化融合交汇,孕育出丰厚的人文土壤,滋养出无数具有鲜明移民文化特色的民间艺术,如“丹东鼓乐”“凤城景泰蓝珀晶画”“丹东面塑”等项目。

这些年,一些非遗项目传承人不再宅于“深闺”孤芳自赏,而是积极投身市场开发,让非遗项目焕发新的生机。像宽甸青山沟风景旅游区把“八河川皮影戏”和舞龙等项目纳入满家寨满家风情系列表演,既让传承人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又为文化演出增色。宽甸三道河朝鲜族民俗村把“朝鲜族布织”项目与旅游结合起来,释放了传统技艺的价值。2016年底,中国民族医药协会专家论证团将“中国满药之都”桂冠授予丹东。近几年,经过产学研紧密相连,政府和企业联手推动,丹东满族医药和健康产业的科研及生产能力不断增强,涌现出了饮片加工、药品制造、保健食品等宽领域的满族医药产业集群。不仅促进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也为“非遗”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

“丹东是一个‘五风杂地’,融合了30多个少数民族,又有上世纪初闯关东而来的山东、河北等中原文化,再加上本地的满、蒙、锡伯族、朝鲜族文化等,多元融合的特点非常明显。”辽东学院中文系教授杨荣祥认为,“山地文化、海洋文化、河流文化、平原文化在丹东交融,这是我们的特点,也是我们的优势。丹东人民既有着海洋文化的开拓精神,又有着平原文化的勤劳、扎实!”

丹东的历史文化具有开拓的创业精神。一百多年的移民历史,早期移民和新中国初期的创业移民具有“闯”和“创”的劲头,这类文化以移民文化、鸭绿江木排漕运文化、新中国初期的创业文化为代表。改革开放以来,大梨树的“干”字精神对这一文化进行了继承和发扬,也成为凤城、丹东,乃至辽宁地区创业精神的一部分。

丹东的历史文化具有兼容并包的开放胸怀。历史上,安东属于开放较早的城市,鸭绿江的航运业为安东既打开了一扇门,也打开了一叶窗,天南地北、国内国际,商业的繁荣让丹东领略了外界风光,也融进了更多的外来文化。

丹东文化传统中具有助人的友好品质。徽帮、晋商天下闻名,民国时期,“安东帮”也很出名,活跃于东北、上海、天津、日本等地。商行天下,讲究与人为善,和气生财,诚实守信,抱团取暖,这是中国近代商业文化中的经营之道。当年旧安东聚宝街、中富街、兴隆街财神庙街、东尖头的商号,多以“义”“德”“合”“和”“双”“同”等字取名,“协义兴”“义聚兴”“双合义”“同义盛”“义兴德”“同祥兴”“同兴益”“中和栈”等等,不胜枚举。义为先,德为尊,和为贵的“帮人如帮己”的商业思想,同我们今天倡导的“合作共赢”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类文化的代表有安东近代商业文化,五、六十年代创业时期的“劳模精神”等。今年3月,丹东火车站救人事件得到广泛传播,一时间,丹东好人频频涌现……这些都是文化创作的源泉所在。

城市的发展是承前启后的,文化产业要具有本地独特的风格与气质,必须依托并植根于当地文化的土壤。因此,要注重做深“昨天文化”、做实“今天文化”、做活“明天文化”。深入挖掘当地的历史文化、名人文化、生态文化、民间文化,通过内容、形式、技术等方面的继承创新对其进行整合、利用,使其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同时,坚持海纳百川、兼容并包,注重吸收整合国内外文化产业发展的优质文化资源,形成明显的文化产业发展比较优势。

“辽东地区的历史相对中原地区确实不够深厚,但是清朝以来,特别是民国以后,我们的许多图片、史料、还有老百姓的口耳相传,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们通过丹东地工产品展销会、历次丹东丝绸节、鸭绿江旅游节、鸭绿江马拉松赛,以及湿地观鸟节、桃花节、枫叶节、海鲜节等,给中外客商和市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些都是发展地域文化品牌的肥沃土壤。”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在影视圈,我们有着林和平这样的重量级编剧,有李明启、谷智鑫这样的正剧演员,也有黄景瑜、刘宇宁这样的“流量鲜肉”。丹东的城市精神内核,是开拓的创业精神、刚毅的英雄气概、兼容的开放胸怀,也是助人的友好品质……从捡到20万元巨款拾金不昧的好人老郑,到小巷总理申传兴,再到今年3月在火车站救人群体……这些都是我们文化创作的源泉所在。我们坚信,丹东的文化产业大有可期,大有可为。记者 王抒婧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