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变革  把人的距离拉近了
 丹东新闻网 2019-09-26 06:56:21

今年69岁的金士城,1975年5月从部队转业进入宽甸邮电局工作。亲身经历了通讯方式不断变迁的老人由衷感叹,通讯方式的变化,不仅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体现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现在的人谈恋爱有多幸福,想见面就能见面。我那时候一封信在路上就要走上一个月,也可能更久。”金士城回忆,1969年他在吉林当兵,自己的恋人在西藏当兵,当时两人主要靠书信往来。发过去、寄回来,一次沟通至少要两个月时间。由于中转太多,金士城收到信的时候,信封磨损严重,字迹都模糊了。老人说,“我们足足‘信恋’了8年才修成正果。”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农村队队通电话出现了。”金士城回忆,当时只有大队和大队之间能通上电话。大队部的广播里传出让自己去接电话的消息,“只要广播一响,我肯定跑院子里仔细听是不是喊我的。”

原家住宽甸农村的张玉凤说,1977年她儿子在部队当兵,自从村里安了电话,儿子一年能给自己打两次,能听见儿子的声音真好。

在金士城的印象中,当时邮局使用的电话,需要接线员手动插线拨号,全镇也就十几部电话。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程控电话开始进入少数家庭。大约在1988年,宽甸镇上先富起来的老魏安装了一部电话,可谓“牛气”。每天他都会接到很多人打给街坊四邻的电话。“老张,你哥来电话了!”“老王,你儿子来电话了!”老魏就隔着院子朝邻居家喊,多一步也不想走。但听见人家在电话里聊得那么开心,自己又跟着幸福起来。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家家户户都张罗安电话。包括很多偏远地区。“电话线都是划船架的!”曾经参与当时架线工作的刘洪喜说,当时在给大西岔架设电话线的时候难度很大。当地居民划着船,刘洪喜等人就站在摇摆的船上放线、挂线。作业时间久了,回到地面上,走路仍觉得摇摆,如醉酒一般。

当一条跨过鸭绿江面的钢丝绳被挂好电话线的时候,当地村民兴奋不已,因为生活在偏僻之地的他们,终于能实现和外地亲人经常联系了。

“我的BB机当时花3000多元买的,属于巨款。”现年40岁的张蕊说,20多年前,刚有BB机那会儿,爸爸就给自己买了一部。当时也没啥用,当时没几个学生买得起,只和爸爸用BB机联系。父母经商,和他们聚少离多。后来,爸爸用上了“大哥大”,再后来,全家人都有了手机、电脑。彩信的出现,为她和父母随时“见面”提供了方便,让她越来越多地感受到父母的爱。

“通讯设备,是我们家三代人的纽带。”张蕊说,她早早就承接了父母的生意,与丈夫常年在外,对女儿的陪伴太少。当初,想女儿的时候,就打电话听听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现在,女儿已经十岁了,不在家的日子里,她每天都要和女儿以及妈妈通过手机进行视频。

通讯的不断升级,让我们的世界变小,让彼此间的距离变小。书信、电报、固定电话、移动电话、智能手机等,在不断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提升着生活品质。记者 王俊

编辑: 李新新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