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镇:古镇谱新篇
 丹东新闻网 2019-10-10 07:13:13

地处丹东、大连、鞍山三市交界的孤山镇,区域面积214平方公里,19个村,常住人口8万多人。近年来,该镇以特色小镇建设为主线,以项目为支撑,以文化为基础核心,举全镇之力,打造文化传承特镇和旅游产业强镇。

旅店经理眼中的小镇

10月8日一早,采访组到达孤山镇,但见道路宽广,高楼林立。巡街而行,传统的、现代的文化风情扑面而来。

孤山镇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文化、戍边文化、民俗文化、古建筑文化在这里交织汇聚。“因为文化底蕴厚重,其他的地方在节庆活动时可能会出现节目凑不齐的情况,在我们这里却是节目富富有余,抢着上,因为好东西实在太多了。”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通过文化兴镇,带动了当地的旅游业发展,每年这里都吸引来大量游客。

其实,孤山镇早就打上旅游牌,这些年思路越来越清晰,措施越来越有力,业绩越来越明显。有了品牌,也就有了人气,即便是平日里,来孤山镇旅游的外地人也是一拨一拨的。镇里有四十多家旅店,记者在中兴路随机走进一家旅店,两位从葫芦岛来的旅客正办理退房手续,记者与其中一位姓王的旅客聊了起来。“这个国庆假期镇里的游人太多了,在我们那没有人流这么多的镇。”王先生说,在他的想象中,一个乡镇的人流不会如此之多,孤山镇让他觉得很惊讶。

“我们这儿有22间客房,国庆期间天天爆满,每天都能接待60多人。有的一家好几口人,我们还得临时在房间里加床。”该旅店经理王维秀介绍,在美团、携程等APP上有人提前五六天就开始订房间。前台每天电话不断,有人半夜还打电话订房。客源如此充足,收入自然不会少。从9月28日到10月7日,短短10天就收入3万余元。

旅游带来的红利使得孤山镇很多人投身这一行,王维秀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土生土长的孤山人,当年她没有选择在当地创业,而是去了东港。“镇里以前有不少土路,也不太卫生,所以我也就没留在本地发展。”王维秀说,后来镇里发展旅游业,变得越来越繁华,王维秀决定回乡兴办旅店。从2011年只有5间客房的小旅馆做起,到如今已经小有规模了。

孤山镇的变化不仅当地居民感受颇深,许多外地游客也发出惊叹。一位吉林来的游客对记者说,本来以为孤山镇没有什么可看的、可玩儿的,可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有杏花,有庙会,有古建筑群,还可以登山望海,而且城镇规模大,海鲜丰富、价格便宜!

大鹿岛今昔

孤山镇热闹的地方不局限于中心街区,这个国庆长假,该镇的大鹿岛旅游市场格外火爆:接待游客4万多人次,旅游累计收入300多万元。

大鹿岛是孤山镇下辖的村,采访组决定上岛看一看。当天风平浪静,远望孤岛突兀,高耸于海面,如一只梅花鹿卧于黄海之中。

登岛上岸,行驶在10余公里的环岛公路上。记者沿途看到,岛上有自来水厂、天然气输送站、通讯基站等基础设施,还有学校、医院、便民服务中心、文化广场以及垃圾处理场和污水处理站等民生设施……一个村拥有这么完善的硬件配套设施,在其他地区是不多见的。

“俺们村集体拥有多家企业,去年全村社会总产值达7.8亿元。”村干部谈起大鹿岛这些年的巨变,感慨不已:村里耕地少,改革开放前,年年吃返销粮;以前岛内就一条800多米长、3米宽的羊肠道,到港口走的是驻地部队修的土道;1987年海岛铺设第一条海底电缆前,村民家家点煤油灯或以组为单位使用柴油机发电照明。而如今,又新铺设一条海底光缆,以满足更多村民和企业用电需求。自来水、天然气通到家家户户,路面硬化27公里,基本实现全覆盖。

“山还是那座山,海还是这片海。海岛的变化说明了‘大河有水小河满’的道理。”村干部说,国富才能民强,大鹿岛的今天是改革开放以来祖国综合实力大幅提升的一个缩影。多年来,村里依托丰富的海洋资源和自然风光优势,大力发展浅海养殖业和旅游业,兴办宾馆、旅行社以及酒厂、冷库等,积极壮大集体经济规模,努力实现共同富裕。

大鹿岛村有18.6万浅海水域,村集体有自己的养殖公司。村干部介绍,近年来,他们围绕滩涂板结等问题,实施滩质改造面积达4000余亩。在养殖品种上,从单一的黄蚬子、杂色蛤,增加了海参、牡蛎及海螺等品种,努力增产增收。去年村养殖公司完成产值7468万元,实现利润1290万元。

近年来,大鹿岛旅游业更是异军突起,村里有自己的旅游公司,拥有客轮、气垫船、快艇、豪华快船等水上旅游交通工具20余艘,大小货船3艘。以去年为例,全岛接待游客50余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3亿多元。

村干部介绍,岛内有上万亩平缓安全的天然沙质海滩,退潮时海滩离岛距离可达三四公里,游客在这里可冲浪亲近大海、赶海拾贝;晨观日出、夜半听涛是游客独有的享受;岛内海鲜鲜美,螃蟹、大黄蚬子……应有尽有。

在东口山上,有清末北洋水师将领、民族英雄邓世昌的墓地和甲午海战牺牲的无名将士坟墓。“这里是省命名的国防教育基地。”村干部说,红色文化始终是岛上旅游业的一个重要看点。

老刘的打鱼人生

出海捕捞是不少大鹿岛村民的营生,全村以打鱼为生的有300余户,拥有各类捕捞船300余艘。采访期间,记者结识了渔民刘述波,品读他的人生故事,顿觉悟出了“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的真谛。

见到刘述波时是16点多钟,他骑着摩托,刚从岛上后码头拴好船回家。满身的泥浆点、厚实的大手、红红的脸膛,无不显露出在海上风里雨里打磨的痕迹。

刘述波告诉记者,当天出海他捞了30多公斤胖头鱼等杂鱼,50多公斤海螺,在海上没到码头就卖给了海货贩子,收入2000多元。他说,去掉雇用的3个人的工资,渔船损耗、油钱等,能挣500多元。“一年有4个多月捕渔期,一艘船每年挣五六万元有保证。”刘述波说。

改革开放之初,刘家生活拮据,一家人操劳奔波就够年吃年用。不到20岁时,刘述波就跟着父亲和哥哥下海打鱼。刘述波说,当时的捕捞船也就是个5米长的小舢板,安台6马力的柴油机。由于作业器材简陋,遇到大一点的风浪,担惊受怕不说,全身常常被海浪打得透湿。

刘述波结婚成家后,将小舢板换成了30马力的机器船。老刘回忆,那时鱼资源特别丰富,有时一天能捕500多公斤,最高时一天挣5000来元。他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大截。

2000年前后,老刘与5个村民合伙投资300万元购买了两台300马力的钢壳船。不过,两年后,由于其捕捞船吨位大,而岛周围仅适合近海作业等原因,他们每人赔了100多万元,散了伙。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老刘没有气馁,2002年他又购买一艘50马力的机器船,开始新的捕鱼生活。有一段日子,海上渔业资源日益枯竭,老刘感到捕鱼越来越难。后来,国家实施了禁渔期等政策,如今海上的鱼儿又多了起来,他家的收入变得更稳定。

老刘说,儿子已经在外地参加工作了,女儿在念大学,现在老两口都有养老保险,生活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谈起眼下的打鱼生活,老刘说,辛苦是辛苦点,但很充实快乐!

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刁庆峰 侯春林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