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坎镇:物产丰饶 滨海佳地
 丹东新闻网 2019-10-14 07:10:18

位于东港市西部的黄土坎镇,南临黄海,地势平坦,北部多丘陵,辖区面积105平方公里,13个行政村,2.5万余人口。该镇交通发达,201国道、宝黄公路、丹大高速、丹大高铁穿镇而过,大洋河在境内绵延20多公里注入大海,河畔建有黄土坎、栾家、沙碛子三处渔港码头。境内有3.5公里长海岸线,6万亩耕地,两万多亩浅海滩涂,物产丰饶。

稻花香里说丰年

十月,是黄土坎镇最美的季节,一望无际的稻谷在风中摇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稻花香。

黄土坎镇现有耕地6万亩,一多半种的是水稻。许多人因此走上致富路。黄土坎村的王政武就是个例子。

在黄土坎村7组路边的一个农场里,稻米似一座座小山般堆在地上,工人们正在操纵卷扬机往货车里装载稻米,准备运往盘锦。“从9月20号我就开始收割稻米,现在已经收了3000亩地。”王政武说。稻米的生长期有一百六十多天,人们一般在5月下旬开始插秧,而王政武会提前十几天插秧,这样稻米成熟就提前了,收割期当然比别人家早。“国庆节期间售价会高一点,我正好在这个时候把米卖出去,能多赚一些。”从开割到现在,王政武已经卖了2.5万公斤大米。

回忆开始种植水稻的日子,王政武说,从学校毕业后,他先在工厂上班,时间一长,便想着自己做点什么,后来辞掉工作创业。由于当地的稻米资源丰富,自己也种过,便将稻米种植作为创业的方向。2005年,王政武在黄土坎村承包了150亩土地种植水稻,头一年就挣了3万多。“当时感觉挣钱没那么难,人有点飘了。”没想到打击来得那么快。第二年,他将种植面积扩大至400亩,结果却赔了10多万。回头寻找失败的原因,王政武发现是太心急了,而且把种地想得过于简单。吸取了教训,王政武开始稳扎稳打,逐年扩大种植面积,绝不冒进。2009年他种植1500亩水稻,收入100万,但依旧初心不改。

随着种植面积的增多,王政武在管理上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在2013年与两位朋友成立了合作社,他负责协调、决策和联系客户,另两人负责春种秋收等事项。采访当天,不时有电话联系王政武,或请示收割稻米事宜,或是客户询问什么时候发货。“别看我把工作分出去一部分,但比以前更忙了。”王政武笑着说。

而今,王政武在小甸子镇、椅圈镇和黄土坎镇种植了5000多亩水稻,每年产三四百万公斤大米,收入非常可观。未来,他打算建一个加工厂,提升稻米附加值,将稻米的事业做大做强。

“山河”巨变

采访期间,谈起近年来乡村的变化,当数该镇的山河村。今年4月,该村被丹东市评为“大梨树式好村庄”。

采访组一行来到山河村,一条条村堡路干净整洁,路两旁种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

眼前的变化仅是面上的,山河村的变化在村民眼里,不仅仅停留在看得见、摸得着的道路交通、环境卫生等方面,更体现在村党组织的凝聚力、党员的模范作用强了,乡俗民风醇正了,村民的发展意识和心劲儿更足了。

“当村干部就得想事干事,要用事业去凝聚人心。”这是2016年上任为村党总支书记尹淑翠的体会。尹淑翠告诉记者,过去有一段时间,村党组织凝聚力不强,村各项事业上不去。她上任后,抓班子思想和党员队伍建设,将资金用在刀刃上,把1000亩飞地滩涂虾池发包款主要用于修村路组路、开展乡村环境整治及美化乡村上,努力改变山河村的面貌。

山河村虽然离201国道和宝黄线不远,但过去全村5个组基本是土路。近年来,村里以村集体经济和乡村建设专项资金等方式投入,累计修铺硬化村堡路10余公里,实现了组组通;为每个居住稍集中的居民点安装了路灯,全村累计安装路灯200多盏;在3公里长的村民组主路上,栽植2000多棵银杏树和上百万株鸡冠花、凤仙花、波斯菊等品种花卉。全村5个组有8个保洁员,对村组实施常态化环境维护。在垃圾分类上,除在全村投放560组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垃圾箱外,在处理像剩饭菜、蔬菜叶之类的可降解垃圾时,并没有简单地要求每家都挖一处垃圾掩埋池,而是由每组设置一“腐烂池”,这样既减少了村垃圾总量,又避免了家家设有“腐烂池”而影响环境问题。

“干部党员带头,啥事都好办了。”尹淑翠介绍,落实各项制度和工作要敢于较真碰硬,今年在整治汪屯组环境卫生时,村4名干部每天天蒙蒙亮就到位,一直跟班作业到19点半才收工。党总支每年都组织87名党员参加一次村里的义务劳动,去年党员们完成了部分路段银杏树栽植。尹淑翠说,党员王虎臣因病眼睛看不清,就帮大伙拿树苗;老党员李华拿不动铁锹挖坑,就帮着扶树苗。

村干部党员的行动,也默默地影响着村民。尹淑翠说,在一次修路时,村民李百福、刘伟发现线桩不够用了,便主动将自家削好的枝桩无偿地送给村集体使用;在修一些组路时,动了一些村民的青苗,没有一人到村里要求补偿的。

勤劳善良的夫妻俩

10月10日一大早,采访组来到黄土坎镇一家小吃部吃早餐,无意中结识了这家餐馆的老板夫妻。男的叫常延飞,女的叫刘伟,两人都是47岁。两口子每天面对的不仅是繁重的小吃铺生意,还要伺候3个瘫痪在床的亲人和一个智障的哥哥,同时还供养念大学的女儿。

常家3个瘫痪在床的亲人,分别是女店主刘伟的公公、婆婆和亲哥哥,而智障的是她的大伯哥。每天8点来钟,小吃部结束了早晨的营业,刘伟就骑上自行车从镇里往4公里外自己的家、赵家岭村马家堡组赶。回到家,一面将躺在后炕的公公、婆婆扶起活动活动,搀着他们上趟卫生间,再和智障的大伯哥将瘫痪在西屋升降床上的哥哥架到残疾人专用轮椅上大小便。完事后,再为家里几个病人做好午饭,捂在锅里,然后再往小吃部赶。

刘伟娘家在同镇的李家岭,1997年她与常延飞婚后,就同公公婆婆、大伯哥生活在一起。2007年婆婆突然得了脑血栓。几年后公公得了脑梗,两个老人相继卧床不起。那些年,丈夫常延飞在外打工,刘伟在家照料公婆,梳洗翻身、照顾吃饭,样样都干。

为了让家里的经济宽裕些,2012年9月,常延飞和刘伟在镇里开了家小吃部。刘伟说,她清楚地记得,就在小吃部开张后的两个月,在本溪打工的哥哥刘波被撞受伤,肇事者逃逸。当时,哥哥离婚多年,面对无人照顾的哥哥,刘伟说:“我能不管吗?无非是添一双碗筷而已”。刘伟说她们兄妹从小关系就好,她当时在医院看到哥哥那期盼的眼神,意思是想和她一起生活。刘伟和丈夫一说,丈夫马上就答应了。

“现在51岁的智障大伯哥竟然叫我姐姐。”刘伟说,大伯哥从小患有脑炎,智力水平就是个孩子。刘伟耐心地教给他一些基本生活常识,尽量地规范他的行为,不给邻居惹麻烦。记得有一次,大伯哥不小心摔断了胳膊,别人怎样劝说就是不去医院,她一发话,大伯哥就听了。小吃部离家有四五公里路。大伯哥经常像孩子一样走着去接“大姐”,在半路上遇到“大姐”,刘伟再骑车驮着大伯哥回家。

常延飞刘伟夫妇有一个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就业了。刘伟那时常常念叨,再苦也要供孩子完成学业。受妈妈言传身教影响,女儿从小就很独立,寒暑假都到小吃部帮爸妈干活。现在经常视频问候爷奶和舅舅的病情,还给舅舅买轮椅。面对懂事的女儿,夫妇俩感到十分欣慰。

刘伟说,这些年党和政府对他们家给予巨大的帮助,几个病人都吃了低保,过年过节都有人到家看望和慰问。“我这个媳妇、妹妹、母亲的身份还得干下去,他们在一天我就要照顾好一天”,说话间刘伟的眼神异常坚定。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刁庆峰 侯春林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