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姐家的“供给侧改革”
 丹东新闻网 2019-12-16 07:16:09

12月12日,天气不冷,但宽甸农村大山沟的北坡依旧有星星点点的残雪。位于毛甸子镇兴荣村21组一处山脚下,有一块50余亩的苹果园,几个月前记者来这里采访过,那时的果园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如今隆冬时节,空旷寂静,只有果园男主人谭志和在地头将豆秸秆、杂草等与发酵好的猪粪、鸡粪搅拌在一起进行再发酵。他说:“等来年,这些肥料都要给园子里1500多棵苹果树喂上。”

“大冷天,你们怎么来啦?”见记者突兀来访,谭志和有点懵,放下手中的铁锹伸出双手欢迎我们,但随后又缩回去在衣服上抹了抹,说:“你看,我这手太埋汰。”

2012年和今年夏天,本报组织的 “走基层·山村行”和“守初心、强‘四力’、看变化”大型采访活动,两次报道了毛甸子镇兴荣村农妇徐孟艳和丈夫谭志和不向命运低头,种植苹果致富的事儿。7年间,徐大姐家苹果园由过去的10多亩发展到现在的50亩。不过,在前些天苹果丰收季节,记者从徐孟艳大姐的微信朋友圈看到,尽管苹果丰收了,但由于价格偏低,他们家只收回了成本钱。眼看要过年了,来年徐大姐家的苹果园有什么新打算?这是记者最想知道的。

“除去人工及肥料等投入,只赚了1万多元。”谭志和介绍,今年他家50亩苹果园共收了75吨苹果,基本上以2.2元每公斤被果商批发走了。谭志和坦言,赚的这1万多元,还是在北京工作的儿子通过网上销售了部分果品。“价格就是不一样,5公斤装苹果儿子能卖到80元。”

在谭志和家,记者没见到徐大姐。“她又去宽甸学习去了。”这段时间,他们两口子经常合计,苹果园发展到这规模,肯定不能拔树,还得好好种。“人家的嘴、人家给的价儿,我们不好控制,但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把苹果的品质做得更好。”谭志和说,这不,正好县里组织果品种植和销售方面培训,妻子徐孟艳就报名参加了。

“活到老、学到老嘛。这次培训又有不少收获,经验和教训都是财富啊。”谭志和拨通妻子徐孟艳的电话,记者与徐大姐唠了起来。她说,在苹果供大于求的形势下,明年要做的就是果树种植管理的精细化,通过提升果品的品质提升竞争力,人家好,咱要更好。

徐大姐说,这次培训让她又学到了不少东西,感到在种植管理技术方面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果树到了盛果期,叶枝密度加大,要增加苹果园透风和透光度。过去,他们家不舍得大幅度地间伐,现在看这样易引起树生病,进而影响果品品质。开春后,他们将开始着手对果园进行合理间伐。当然还要大胆地疏果,每到坐果期,总心疼挂出来的果,通过这次培训她明白了,疏果不到位,不仅影响果的个头和品相,还影响口感。还有施肥,要少用氮肥,多用农家肥。前天她就打电话给丈夫谭志和,要他把发酵好的猪粪鸡粪按比例跟秸秆拌和,来年春天用。

徐大姐认为,想办法把到手的苹果卖出去是果园的根本出路,也是迫在眉睫的事儿。她正在研究将自家的果品加入“淘宝”、“云尚智农”等网络销售平台,通过良好的产品品质和互联网渠道,将苹果产业做下去。

记者 刁庆峰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