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驻八河川
——记省商务厅驻宽甸八河川村第一书记臧建清
 丹东新闻网 2019-12-23 07:28:10

2018年初,省商务厅机关干部臧建清来到大山深处的宽甸八河川镇八河川村任第一书记,修路、找水、帮困,为村民找到了适合当地发展的产业项目……

八河川村党支部书记梁希来感概:“别看人家是省里的干部,打起背包在村里一呆就是两年,连退休的妻子也跟着搬过来,俺就服他扑下身子为村民办实事的认真劲……”

他把这里当成“家”

在八河川村3组,有一处3间瓦房,这里便是臧建清租住的家。臧建清和妻子在这里一口锅、一铺炕,入乡随俗。“这几天租房户的取暖锅炉坏了,晚上需要每两小时起来往锅炉加一些水。”52岁的臧建清说,他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父亲当年当过村干部,炊烟、鸡鸣及夏天雨水击打房顶“咚咚”声等,在这里一切都那么熟悉。

臧建清被选派进村工作时,一开始,家里人都不同意。让臧建清哭笑不得的是,老母亲握着他的手说“孩子,你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了?”为了说服家人,臧建清带着爱人参加了省委组织部的派驻动员大会,还一起看了《马向阳下乡记》电视剧,妻子很受感动,当即表态支持丈夫的选择。

在臧建清租住的偏厦子里,停放着一台“小刀”牌电动车,这是省商务厅为派驻干部配备的。驻村后,臧建清从掌握第一手情况入手,骑着这台电动车在大山里转悠,全村11个村民组、数百户,特别是老党员、困难户、低保家庭等,他几乎挨家挨户走。“那段时间,有大伙说我脸黑了、头发乱了,我听了,心里真的高兴。”臧建清说,当双脚愈接近这块土地时,他的心就愈发踏实。

有一次,退休的妻子刘玉华来村里看臧建清,当看到他一天忙到晚有时睡凉炕、有时吃不上饭时,刘玉华心疼地掉了眼泪。为了能让丈夫安心工作,刘玉华回家简单安排了一下,带着行李和老臧一起住到了村里。“爱人经常‘露一手’做几道拿手菜,犒劳犒劳弟兄们。”臧建清说,他这个“家”还成为了全镇几名派驻干部经常研讨的场所。

抓党建聚合力

在臧建清眼里,将村“两委”班子拢在一起,发挥党支部凝聚力和党员的模范作用,这事可能比跑一些发展资金、要个项目还难、还重要。

八河川村面积达72平方公里,由原罗圈夹村和马鹿沟村合并而成,至今仍保留着这“两个村”经济单独核算模式,这使村党支部及村委会存在着支委村委成员间交流少、有隔阂及党支部凝聚力不足。臧建清与村党支部多次研究讨论村工作的着力点、突破口,他确定了“抓好党建引领,守住底线不添乱,当好参谋不越位,积极作为谋发展”的工作思路。党建方面,在规范落实“三会一课”等制度基础上,坚持开展灵活多样的党日活动,适时召开村党支部民主生活会,让支委成员红脸冒汗。

争取支持开展党建活动资金近万元,村党支部与辽宁三鑫建设集团支部结对子,召开村庆祝建党97周年党员大会。

争取省交警总队支持,为这里的孩子们捐赠价值约4万元的300件反光马甲和300个反光书包,解除了家长们对上下学交通安全的担忧。

组织全村党员赴凤城大梨树毛丰美干部学校参观学习,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活动开展起来,党员模范作用也发挥出来。去年夏天,村里组织开展环境整治,臧建清和普通党员一样,穿着水靴蹚水清理一些边沟的陈年垃圾。在3组,他和村委成员屏着气息将腐烂的一头死猪抬出沟渠,并进行掩埋处理。

及时关照生活有困难的老党员。5组张贵珍老人有43年党龄,俩儿子一个患重病,另个儿子的妻子和孩子身体也不好。老人一直还住在茅草房里,冬天四面漏风。张贵珍说,冬天水缸的水冻得用瓢砸都砸不开,都是用刀砍。了解这一情况后,臧建清和村委班子商量,虽然有儿子赡养,但综合各方面情况,张贵珍符合建档立卡户扶贫对象条件。今年,村里又为张老太争取到了危房改造资金,10月份,老人就住进了新家,现在屋里炕上暖暖和和。

党员管理敢较真。村里有位党员今年孩子考上了大学,想摆上几桌庆贺,听到反映后,臧建清找到了这名党员,及时制止这起“升学宴”。

……

“现在办啥事也有章法了。”臧建清说,如今八河川村党员积极性慢慢被调动起来,党支部凝聚力也强了。

百姓的事当作自已的事

“上级派我们驻村,就是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和问题的。”臧建清说,村儿里的、组儿里的、地里的、院儿里的,都要尽心尽力去管去做;面儿里的、背儿里的、嘴里的、心里的,都要付出真心去换取。

介于小弯沟山与北股河之间,有几个小堡子,是该村4组。过去,上级在北股河架了一座桥,解决了这里的大部分村民出行难问题。但仍有靠最北侧十来户,因没有通这座桥的路,需要蹚水过河或沿着崎岖的小路绕行。“过去不但农产品卖不出去,要是遇到有病有灾的,车瞪眼过不去。”村民肖玉成说,臧书记来后,多次来这里体验出行,今年沿北股河坝体新修一段油路,再也不为出行犯愁了。

为了打通最后一公里,臧建清多方联系和争取,在丹东交建集团支持下,明年还要按计划修筑和修复破损的村堡路6公里左右。

前些年,全村11个组,有3个半组没有吃上自来水,村民只能自家打井或到水泡子舀水用。臧建清争取移民资金53.8万元,山坡打井,新铺设了8公里左右的水管线,让这里百余户村民彻底告别无自来水的历史。

前几天,1组村民周国平家养的5头肥猪,赶上了好价钱,卖了4头,宰杀了1头,收入2万元,赚了一把。1组组长王会发告诉记者,去年周家仅养3头猪,今年春之所以增加养猪数,就仗着臧书记能帮他卖。

原来,去年国内一些地区发生疫情,猪肉市场萎靡,让村里的笨猪也跟着“中枪”,到了年底了,一些村民家里的猪还没卖出手。看在眼里,臧建清决定做八河川笨猪的“代言人”,联系沈阳、丹东等地的亲戚朋友,向他们推销八河川的笨猪。抓猪、杀猪、灌血肠,找当地动检所检疫,然后再装车,他将一头头杀好的肥猪运到沈阳、丹东等地。“贫困户家的猪,每斤价格必须比市场价高一元钱。”臧建清说,亲戚朋友都很支持他,最后50余头肥猪全部卖了出去。“像这样赔钱赚吆喝的‘猪贩子’,只要有机会还要做下去。”臧建清说。

“香菇书记”

“我每个月都回省城汇报驻村工作,由于经常谈起种香菇的事,同事们笑称我为‘香菇书记’。” 臧建清说,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香菇产业已经成为八河川村的主导产业。

12月17日,记者走进位于该村3组的香菇产业集中连片区,8座现代化暖棚一字排开。呼一口气,吐一团白雾,掀开棉帘,一股暖流扑面而来。“这里面有20多度呢。”租种暖棚的八河川村2组村民张大姐告诉记者,棚内摆有1.6万个香菇菌棒,菌棒一季能出6茬菇,现在出了4茬菇了,基本上把前期投入都收回来了,剩下的2茬就是净赚的了。

臧建清说,去年村里利用贫困户新垦荒地试种过种植刺嫩芽,但刺嫩芽喜阴,只能在林下和房前屋后种点,形不成规模,这个项目后来就放弃了。

臧建清介绍说,八河川群山环抱,平均海拔700米以上,素有“宽北小高原”之称,早晚温差大,适合优质香菇的种植生产。这里种香菇有五六十年历史了,后来种植面积萎缩了,但部分群众仍有着较丰富的种植经验,发展香菇产业可谓得天独厚。

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臧建清多方沟通和联系,村里争取到省振兴乡村产业发展资金100万元。结合商务工作特点和优势,臧建清还前往河北、湖南、江苏等多地考察,帮助参与企业找市场,帮助菇农找销路,研究香菇产业发展,形成《八河川村香菇种植园区发展报告》,并与辽宁峪程菌业有限公司合作,一个由8栋标准化香菇大棚组成种植园区今年春落成,分别承包给了4户菇农种植。

臧建清说,香菇产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显现在3个方面:村集体一举摘下了空壳村的帽子,村里通过发包香菇种植大棚,今年收租金6.3万元,今后9年时间每年还可确保最低增加收入10万元;承包户能得到经济实惠,摆放31.8万袋香菇菌棒,每年可产香菇13万公斤,按现在每公斤均价7.6元计算,扣掉各项成本,预计每个承包户每年实现纯收入可达4万多元,整个园区将实现纯利润32万多元;带动了农村剩余劳力和贫困人口就业。半年来,村香菇种植园区共使用剩余劳力进棚摆棒、注水、拣菇等劳务数百人次,每年村民在这里务工总收入在20万元左右。同时,企业的标准化菌棒制做,让以往屡禁不止的山林滥砍盗伐现象得到遏止。

臧建清说,明年村里将继续通过与峪程菌业公司合作以及菇农自建等模式,集中连片建与房前屋后建相结合,计划新建冷棚70个,预计新增香菇菌棒91万袋,有望实现年产值近800万元,真正把“小香菇”做成八河川村的大产业。记者 刁庆峰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 东港市孤山镇新立村高质量小柿子正当上市时
  • 3年前发起“一元钱公益” 如今再续新篇
  • 【特别报道“吃住行网上订”】吃篇
  • 【特别报道“吃住行网上订”】住篇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