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出来的梨树花开 ——辽宁省凤城市大梨树村发展启示录(上)
 新华网 2019-05-15 09:05:41

回想过往,辽宁省凤城市大梨树村的村民觉得,1949年是那么地不寻常。

那年6月,万木葱茏,军歌嘹亮。军民携手将“清偿十四年血债,做东北新主人”的字样刻在了凤城解放纪念塔上,长期受压迫的村民们终于能一展笑颜、欢庆翻身得解放。

也是在那年,原大梨树村党委书记毛丰美出生了。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从1980 年担任村主要职务的那一刻起,始终扎根泥土,倾听群众的心跳,在贯彻落实党的政策中,触摸时代的脉搏,凭着苦干实干巧干的“干”字精神,带领村民们逐梦不息,直到2014年9月26日,这位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基层干部的楷模矢志奋斗的身姿永远地定格在了人生的65岁。

又是一年梨花香。记者慕名走进大梨树村,看到的是一幕幕历史性的巨变,原本一穷二白、八山半水一分田的穷山村,如今已发展成为富裕和谐的中国最美乡村、全国文明村;集体经济与民营经济同步发展,农、工、商、贸、旅一体化推进,建成了万亩果园为代表的特色农业、金翼钛业为骨干的规模工业、凤泽市场为龙头的现代商业、农业观光体验为品牌的乡村旅游产业和美丽宜居的龙泽幸福家园。到2018年底,村集体总资产超过5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2.2万元,毛丰美“让大梨树人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的夙愿已成现实。

老树新生——

“不服城里人,就干出个样来”

茅草房,黄泥墙,大梨树就被“困”在光秃秃的荒山上。直到改革开放前,大梨树村的状态都是“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干部工资靠社员”,是凤城市有名的贫困村。村里更是一盘散沙,村村队长干不长。

1978年,农村改革的序幕徐徐拉开。大梨树社员隐隐地感到,农村可能要发生变化,想要过上好日子应该选一个好的当家人。1980年,他们推举当时凤毛麟角的“万元户”毛丰美当上了大梨树生产大队大队长。

任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似偶然的选择会在历史上永远地改写大梨树村的命运。在毛丰美的带领下,大梨树村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创业历程。

为了缓和干群矛盾,在第一次大队领导班子的会上,32岁的毛丰美就斩钉截铁地提出:要结束群众养活干部的历史,村里不向老百姓收一分钱,村干部工资自己解决。

说易行难,村里人均就一亩来地,钱从哪来?要想富,看来得蹚新路。每天在城里寻找商机的毛丰美,决定北上黑龙江去贩卖小米和土豆。

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年代,村民的质疑声不断传来,“这会不会犯投机倒把罪?”但毛丰美吃准了中央精神:国家政策鼓励农民致富,如果真有问题,责任我来担!

也许这不亚于当年小岗村18位村民按红手印的风险,毛丰美带领村民第一次试水市场经济。大伙东挪西借筹了4万元钱,“我们4个人用包袱皮把钱缠上,系在腰上,再用厚棉袄围住。”村民蔡昌福回忆。忙活一冬,居然净挣1万多元,不仅解决了大队干部的工资,也让大家的心气提了起来。

经常走南闯北的毛丰美,很快就发现了新商机。火车站人流大,但却缺少住宿的地方。1983年,当上了大梨树村党支部书记的毛丰美,果断在凤城火车站旁连租带买了6间民房,开起了新凤旅店。

“当时城里人笑话我们,觉得农民就该种地,跑城里来干什么,”曾经在旅店当过服务员的大梨树村民王淑兰回忆,“烧炕、接站、卖包子,当时就没白没黑地干,不服他们,俺们就想干出个样来。”辛苦没有白费,一年下来,小旅店净赚2万多元。

1985年,中央出台了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号召农民办企业、发展商品经济。有了开小旅店的经验,毛丰美发动村民和社会力量,集资108万元,仅用200天的时间,在凤城火车站附近建起了当时城区内楼层最高、设施最完备的龙凤宾馆。开业一年,营业收入就达100多万元。

尝到了政策的红利,1992年春天,一听到邓小平南方谈话,毛丰美的创业激情再次被点燃,凭借一股敢闯敢试的劲头,在1992年和1997年先后建起了凤泽大市场和龙泽蔬菜批发市场,为城乡提供了3000多个就业机会,年营业额上亿元。

同时,村里也开始尝试发展工业,铸造厂、电熔镁厂、缫丝厂、服装厂、工业硅厂等十几个企业,解决全村900多名剩余劳动力的就业。村民白天上班,早晚务农,外人叫他们“业余农民”。

等待花开——

“不能改天,但我们可以换地”

“让大梨树人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这是毛丰美刚上任的时候对村民许下的承诺。尽管村里开了宾馆,办了企业,但毛丰美的心中,这山山沟沟才是大梨树人不变的根、真正的家。

何况,大梨树村八山半水一分田,拥有山地5.4万亩,土地7400亩,大头不就在这山上!为了给村民们鼓劲,毛丰美在会上和大家算了这样一笔账:假设把荒山建成万亩果园,一亩地栽100棵果树,那1万亩就是100万棵;一棵树结50斤果,那就是5000万斤果;1斤少算,卖1块钱,那20年盛果期,那大梨树每年都会有5000万元以上的稳定的收入!

在场群众一阵惊呼。可说的容易,山连山、沟连沟的万亩荒山整治起来何其难!

“山上和尚头,河水满地流。以前村里荒山的树被砍光,一下雨就‘万马奔腾’,今天秃这块地,明天秃那块地。”原凤城大梨树村村委会副主任蔡克明说。当时山上杂草丛生、乱石遍地,但毛丰美下定了决心:我们改不了天,但可以换地。没有景,我们可以造景;没有水,我们可以憋水,一定要大梨树大变样!

于是,从1989年10月起,一场改造山河、重塑大梨树面貌的攻坚战开始了。

“那时候条件非常艰苦,不像现在有机械化,有这车那车,那时候干活全都是用锹用镐,梯田面上的石头都得抠出来,然后一块块垒在梯田上。”村民张正日回忆道。

但毛丰美有自己的办法,他曾经对村干部这样说:“你不用说明天几点,天一亮你就上山,干部都到齐了,你看老百姓到不到。人家下班了你最后走,你看看影不影响他,你不用喊,你实际做就好使。”

事实也的确如此,那个时候村里常常是烟囱“站岗”、锁头“看家”。原凤城大梨树生产大队第五小队队长卢丽清说,“天一亮就开会,给男女队长开会,开完会我们就赶紧回去分任务,领着大伙干,一干就是一两个月,那冰都上冻了,我们还一个劲儿刨。”

家家户户全参与,男女老少齐动员。凭借铁锹、铁镐、扁担、土篮子和手推车等工具,依靠“鸡叫上山干,头顶烈日干,披星戴月干”的坚持,十年磨一剑,村民们硬是一锹一镐地在荒山上“挥舞”出上万亩以“前噘嘴、后流水”为特征的科技型标准示范果园。

这是大梨树村全体“愚公”们的战绩:十多年间出工10万多人次,组织大小会战近百场,治理荒山20多座,整治70多条沟壑,修建了近百公里的环山作业道,18公里绿色长廊,建成果园2万多亩,栽下梨、苹果、葡萄、板栗等果树100多万株。

万亩果林待花开。山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在参观后连声赞叹:“你们大梨树村造地的规模是大寨当年的10倍,我向农民实干家致敬!”

梨子熟了——

“抽空到俺大梨树串门来”

大梨树的果子熟了,可全国水果市场价格却一路下滑。“水果突然降价了,山东的水果运到我们当地市场才四五毛钱,所以我们的水果就卖不出去,价格低。”凤城大梨树村果树农场支部委员会支部书记王运志回忆,当时的水果种植不仅没有效益甚至面临亏损。

大梨树的果愁着卖,可城里人想买还买不到。当时有人给毛丰美打电话“我能不能去你那摘点梨?”“可以啊,你们来摘价格得在一块四五左右,因为你们摘梨有浪费。”没想到,毛丰美的这通电话不仅卖出了果,还意外地叩开了乡村旅游的大门。

“2000年左右毛书记提出搞旅游,我说这不扯淡呢。没有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小土包咋能搞旅游?”原凤城大梨树村村委会副主任蔡克明回忆说,但毛丰美认准了就干,“如果现在不干,将来国家经济发展起来了,再搞旅游就不赶趟了。”

“抽空到俺大梨树串门来”,不久就成了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标语。不同于附近凤凰山、鸭绿江这样的自然景观,村里加大投资力度,硬是“造”出了花果山、药王谷、联珠三湖、仿古新村、影视城等大型景区,并配套建设了“庄稼院”“青年点”等餐饮娱乐区,打造出具有养生文化、干字文化、影视文化、知青文化和民俗文化于一体的综合性旅游区。

薪火相传,梨树正新。2014年9月毛丰美去世,他的儿子毛正新在2012年已经接过“当家人”的接力棒,带领村新一届党委继续以“干”字精神开启“二次创业”。

“4月到,梨花笑,小孩追着风筝闹,樱桃满枝葡萄俏”。4月26日,“大梨树第四届徒步节暨第三届葡萄文化节”开幕,几千名徒步爱好者在山上竞赏春光,而在山下的温室大棚里,游客们正忙着采摘红艳艳的大樱桃和青紫可人的茉莉香葡萄。“现在大樱桃采摘每斤80元,葡萄每斤30元,一年都不用外销,采摘就全部消化了。”王运志说。

“一产求新、二产做深、三产提质”,毛正新介绍,为紧扣时代脉搏,积极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村里特意请来了清华大学规划研究院做长远规划,建成田园综合体“七彩田园”,发展大樱桃、蓝莓等高效现代农业, 拉长了乡村旅游产业链条,填补了北方冬季旅游的空白。

同时,进一步强化村级全域旅游建设,建成总建筑面积达7000平方米的毛丰美干部学校,每年来大梨树学习毛丰美事迹的党员群众达数十万人之多,掀起以干字精神为统领的红色旅游。

回忆往事,蔡克明思绪万千,“我觉得毛丰美最伟大的事就是发展乡村旅游,给我们村带来了稳定又长久的收入!”2018年,大梨树景区接待游客35.7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3690万元。

如今,在大梨树万亩果园的最高峰,矗立着一座9.9米高的“干”字碑,这是大梨树从穷山沟变成中国美丽乡村的“秘诀”,也是大梨树村民实干精神的丰碑。

转自《农民日报》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