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用蜀葵种出“景观路”
 丹东新闻网 2018-07-09 07:30:16

“患有腿疾的八旬老人,用6年时间种植上千棵蜀葵,打造了三百多米的景观路。”7月4日,市民高琳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偶然看到这片美景,得知背后的故事,她禁不住拿出手机,将自己、老人和花朵定格。第二天上午,记者便来到这片景观路——

在马车桥的桥头下车,记者便被桥头大坝一片艳丽的蜀葵所吸引。细瘦的茎上密匝匝地开满花,花盘较饱满,各种色彩相得益彰,美得夺人眼球。走近一看,一位戴着白色凉帽的瘦高老人正在侍弄着花儿。他便是这片花海的打造者、家住六道沟街道新村社区、80岁的党员邓光增。阳光很足,晒得他黝黑的脸上满是汗水。见到记者,谈起这片蜀葵花,即使已经劳动了4个多小时,邓光增依然没有一丝疲惫。他带着记者从马车桥西侧大坝一直向民主桥走去,欣赏沿途的景观路。

红色、粉红色、紫色、白色、乳黄色……走进其中,记者发现,蜀葵花不仅颜色多样,还有单瓣或多瓣之分。“你看粉花瓣颜色由深而浅渐变,那个粉花颜色很特别也少见……”邓光增说目前他都不清楚蜀葵有多少个品种。一路上,每看到一种罕见颜色的蜀葵,邓光增都欢喜地摸摸花瓣,偶尔看到蜜蜂采蜜,更是兴奋。

此花学名蜀葵,但邓光增却称之为“蔴杆儿花”。说起这名字的缘由,邓光增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1960年,他离开老家搬到丹东,退休后闲来无事便常在家附近的大坝遛弯。不经意间,邓光增发现大坝缓坡处的野草长势茂盛,足有七八十厘米高,而且容易堆积杂物,滋生蚊虫。“拔去野草,种上鲜花。”邓光增一下子回想到儿时上小学时,校园里摘种的“蔴杆儿花”不仅漂亮,而且花期长、生命力顽强,有很好的适应性。拔草、翻土、浇水……为了野草变鲜花,邓光增从此没闲着。

邓光增说,小时候贫穷,家乡人种植一种麻,成熟后处理好,搓成绳子,用来纳鞋底。因为蜀葵的茎直立而高,且花骨朵形状都与那种麻的植株很像,所以小时候家乡人习惯叫它为“蔴杆儿花”。现在这样称呼它,也是对儿时生活的回忆。

今年4月12日,邓光增做了腿部手术。半个月后,邓光增刚出院就拄着双拐来看他的“蔴杆儿花”。“我不放心啊,养护这么多年,它们就是我的孩子一般。”邓光增说,当看到几株花被人砍倒后,他不顾家人反对,继续拄拐每天过来侍弄花。“哎呦,你看这一小片都发绿芽了,明年就能开花了,这是我手术后拄着拐一点点种的。”

对于伤病,邓光增满不在意,只是不断地惋惜,因为手术耽误了剪枝,使得有的花茎长达4米多,花开正茂时造成“头大身轻”,只能弯曲着、低着头。为此,最近他每天拿着绳子和木棍来,想赶在汛期前,将花茎捆绑矫正,让它直立站稳。

拔草、翻土、浇水……记者发现,邓光增是在30多度角的坡坝上种花,有的坡坝足有40度角。“滑倒,手和胳膊划伤都是经常的。”此时,记者才注意到他的手和胳膊上留下的划伤。对于这些,邓光增并不在乎,他说年轻时吃了很多苦,这些不算什么。现在他需要继续源源不断地补充花苗。一些路过的人因为喜爱便将花连根拔走。他支持别人将花继续栽到他处。“只要不是故意损害就好。”

行走在大坝上的路人时常停下脚步来欣赏这道由蜀葵打造成的景路,用手机拍照;附近的居民更频频为邓光增点赞。

邓光增说,种花过程中拔草是个大工程,邻居们也组团成立了“拔草小分队”。得知记者到来,邓光增的邻居刘振基很是激动,放下手中的家务活,非要跟记者说说。“那就是一个绚丽的‘花墙’。”刘振基说,这些年,她不知多少次看到邓光增侍弄花回来后满头大汗、衣襟湿透。因为患有腿疾,刘振基不能出门,但是为了看看喜爱的花,她也要一步步挪去,看到一片花墙,心情无比舒畅。刘振基拿出她刚手写的《默默无闻六七载 种出花墙众人赞》的一篇文章,因为腿不好,她正想托人送给媒体。与刘振基交谈得知,其实邓光增除了腿疾以外,一次摔倒后,至今左肩膀里还留着钢板。

“义务种花好多年,种出鲜花大家看。无数乡亲来摄影,没有一人不赞扬。若能众人都参与,定让草地变花园。生态建设靠大家,造福世人与后代。”邓光增的老工友看到邓光增打造的长长景观路后,当即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串句子,以表钦佩和赞美。

边走边谈,一路赏花,记者和邓光增走到景观路的尽头——民主桥桥头,回头望去,长长的大坝,只有望不到头的艳丽蜀葵花,却看不到我们出发的起点——马车桥桥头。邓光增说,他高兴的是有很多外地人被此吸引,向他索要花种。“蔴杆儿花”从6月5日到8日相继盛开,一直到霜降,花期长。他欢迎本地及外地人多来走走看看。他期望将景观路延伸,在民主桥至桃源桥之间流水两旁的绿化带周围除去野草,种上花朵。“因为我有着蚂蚁啃骨头的精神。”邓光增哈哈大笑起来,与记者顺着景观路往回走,此时他的后衣襟已经湿透了。记者 范爽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