吆喝声里的“年代味儿”
 丹东新闻网 2018-07-10 07:28:06

“磨剪子咧,戗菜刀……”“热乎的烤地瓜……”如今,街上大小商铺林立,服务一应俱全,宣传手段各式各样,而在没有LED广告、微信公众号、广告形式相对单一的时期,大街小巷商贩们的吆喝声,无疑是过去年代特有的“有声记忆”。

有没有那么一句吆喝,让你每每想起都印象深刻?一声声吆喝,喊出了怎样的童年故事、年代记忆?

讲述人:马秀英,89岁,退休前为个体户

年代故事:吆喝声一来,没啥不能“补”

7月7日,九道街道居民马秀英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以前,许多手工艺人活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磨剪子、补锅补盆、修鞋修伞,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匠人们“补”不到。

老人回忆,那时每每听见街面上传来吆喝声,各家的妇女纷纷把需要修补的物品拿出来,大人们边看匠人修补,边讨价还价,小孩子也跟着凑热闹,翻动匠人们随身携带的工具,摸摸他们骑着的自行车或三轮车。

马秀英感慨地说,从前没什么不锈钢制品,水杯、水壶、饭盒、蒸锅、炒勺,东西几乎都是铝制的,摔了磕了很容易漏眼儿或者裂缝,不像后来,有了专门粘贴在开裂地方的胶布,再后来又有了其他材料,“时代真是变好了,前几个月想换口高压锅,孙女从网上买,第二天就送到家了,服务十分周到。”

讲述人:刘巧玲,31岁,汽修店职员

年代故事:“馋哭”孩子们的小豆冰棍

夏日炎炎,已经是4岁女孩母亲的刘巧玲常给孩子买雪糕、做冰棍。而在她的记忆里,所有雪糕、冰淇淋都比不上年幼时听见声音就嘴馋不已的小豆冰棍。

童年时代的刘巧玲和许多同龄孩子一样,能够吃到的零食种类十分有限,果丹皮、“无花果”、“橘子瓣儿”糖等等,不过十余种,对于家境不好的孩子,每周零花钱不过五毛一块,掰着半儿花还是嘴馋得不行。到了夏天,刘巧玲最大的盼望就是走街串巷卖冰棍的那辆“白箱子”车。

“北冰洋冰棍儿、小豆冰棍咧,‘嘎嘎’凉、豆多咧……”刘巧玲依稀记得,卖冰棍的是位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爷爷,为了等他买上一根小豆冰棍,她常常扒着窗伸着脖子往外看,做别的事也无法专心,耳朵竖起来,听着爷爷略带沙哑的吆喝声。

“爷爷人很好,有时我兜里没钱,又馋冰棍,他就把箱子里有些融化变形的冰棍偷偷塞给我吃。”虽然已经过去20多年,说起这段故事刘巧玲依旧感动不已。她笑着告诉记者,小时候因为舍不得,她总要先把小豆冰棍冰块部分吃干净,将小豆保留下来最后吃。

讲述人:孙静,51岁,自由职业者

年代故事:年夜饭少不了冻蚬子肉

家住浪头镇的孙静回忆,从小到大,印象最深的吆喝声就是刚刚入冬时,开着电动车售卖冻蚬子肉的小商贩。几十年了,价格涨了,不变的是那种带着“海蛎子味儿”的吆喝声。

“从小时候开始,我们家每到快过年时都喜欢买一些冻货,冻刀鱼、冻蚬子肉、鱼贩在新鲜时把海鲜冻上,快过年时买回来化冻一样好吃。”孙静说,记事以后,每次父母听见吆喝声出门买蚬子,孙静常常跟着,有时还趁父母讨价还价时偷偷迅速地抓上几只蚬子肉塞进嘴里,又冰又鲜,回味无穷。

吆喝声里守望幸福生活

改革开放多年后,随着百姓生活条件迅速提高,商品种类日益丰富,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科技含量比重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是依靠手工维持生计的匠人纷纷转型,走街串巷的吆喝声也悄然发生着“质变”。

73岁的李振环早年下岗后靠出售雪糕、冰糖葫芦为生,她告诉记者,当年,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推着小车卖雪糕的摊贩,雪糕依靠进货,冰糖葫芦则是由她亲手制作。整理山楂、葡萄等水果、制作糖稀、“滚”糖葫芦、穿串儿……经过一系列工序,伴随着“大串儿的糖葫芦,一元一串儿,甜人咧”的吆喝声,她用近20年的辛苦劳作买了新房、攒下了积蓄,过上了好日子,“同样是吆喝,里面还有不少学问,比如人流大的时候,要一口气把箱子里的雪糕和糖葫芦种类喊出来,你喊得全,顾客可能就越多。”

7月7日,记者在某公园看到,一台台老式冰淇淋车依旧活跃在公园各个角落,商贩摇动手柄,紧握冰淇淋筒轻轻“画圆”,洁白的冰淇淋被慢慢灌进筒中。“这样的老冰淇淋车还在,以前那种吆喝声却听不到了。”李振环说,如今走在路上,商贩们直接用扩音器甚至广告车取代人声,有时候她觉得,缺少了从前那股子“土味儿”,其实少了许多乐趣和味道。

“吆喝的内容变化着,我们的生活也过得越来越好。”孙静表示,从前,商贩们吆喝着补锅、修伞,吆喝着小吃零食;接下来又吆喝着收废报纸、收铁收瓶;再后来,开始回收旧家电,如今,智能手机普及,吆喝声换成了用旧手机换锅换盆……吆喝声反映着时代的进步,展现着人们的幸福生活。□记者 王梦露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