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龙山印象
 丹东新闻网 2018-08-10 07:55:02

上世纪50年代末,我还是个小学生。去八道沟的山上给爸爸养的百灵鸟捉蚂蚱、蟋蟀的时候,常常会看到五龙山的远影。那一排钢青色的山峰就像屏风一样庄严肃穆地矗立在迢远的田野平畴之上,让我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1960年冬天,我上了中学。那一年,一群来自五龙山下老古沟村的农民在我家附近积肥。从他们嘴里,我听到了他们当年在五龙山活捉十几个“飞贼”以及五龙山里那口锁着老龙的“老井的故事”。春节前的一天,领头的时吉贤大哥问我:“你家大叔的杜鹃花养得那么好,为什么不养牡丹?”我说,可能是北方太冷。他说:“没事儿,五龙山顶就有。白花、单片子,有这么大。”他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相对起来比划给我看。

三十五年后,我成了双休日里的“五龙山独行侠”,开始了寻访白牡丹之旅。

从那以后,我知道五龙山脉是长白山脉最西南部的余脉,与千山山脉最东南部的大孤顶子山脉隔大沙河相对。它的主体离市中心不到20公里,最高峰有708米。峰峦歧出,曾被叫作“丁岐山”。因为群峰并立,犹如旌旗排列,又称“顶旗山”。也有人根据山顶有泉将其称为“顶溪山”。由于有五条山溪流下,元朝时将其呼为“他本套勒改”(蒙语),也就是“五条龙卧在山上”的意思。这就是五龙山名称的由来。

五龙山北起饮马河、爱河交汇处的榆树林村,南达爱河与鸭绿江的交汇处老龙头。整个山地被饮马河、大沙河、爱河和鸭绿江环绕,故而水汽丰沛,四时温润;草木葱茏,三季葳蕤。

五龙山形成于两亿年前。可以想见,当初的五龙山是相当高大厚重的。由于它的主体呈西北——东南走向,正面的花岗岩石自清晨到黄昏都会受到阳光的弧形照射,因此表面产生了球状风化,造就了今天的五龙山。三四十年前,五龙山地的每条沟谷里还布满着大大小小的花岗岩石蛋,这是球状风化后不断崩塌造成的。相比之下,后山的风化就平和的多。这也正是五龙山的正面巉岩突兀,峥崚峭拔,如旌戟攒攒,而后山却沃土厚覆,古木参天,若冠盖挤挤的原因。是大自然潜移默化地造就了五龙山的“雄、险、奇、幽、秀”。

有趣的是,五龙山地恰恰位于长白山脉和千山山脉以及长白植物区系和华北植物区系的分界线上,造就了其植被的多样性。这里有珍稀的天女木兰,有高达两丈四五的辽东山樱,还有开满山间湿地的五龙山心叶报春花。各种版本的植物学专著里都介绍东北地区有三种野生杜鹃,即紫色的映山红、粉红色的大字香和黄色的高山杜鹃。而五龙山上却有6种,那就是紫色映山红、粉红和纯白的大字香、桃红色映山红、粉红和纯白的丫丫葫芦形花瓣的大字香。这后三种野生杜鹃,只有在五龙山才能见到。

提起五龙山旧有的人文景观,就不能不说佛爷洞。佛爷洞俗名“老古洞”。老古沟村原名“老古洞”即由此而来。老古洞庙宇,建于明正德年间。清末民初,是乡民祈福求雨的场所,据说“灵应无比”。可惜上世纪中叶遭到破坏。

五龙山另有四处题刻,均为日本人所留,时间都在日本“皇纪二千六百年”,也就是1940年。当时,五龙山被定为“国立”森林公园。公园里有一“天然”的“月亮石”,巨石之上刻有一轮月亮,月轮中心刻有梵文“阿”字,月轮外刻有“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心地印”十四个隶书汉字。乍看,系赏月之作。经数月考证,这两句诗脱胎于唐代高僧玄觉的证道诗,含义为“一轮明月可以普照世上一切水;世间一切事物都被佛法所印证”。而整个月轮代表的是佛教藏密的“阿字月轮观”。半山腰的两幅题刻解读起来更是费神。两幅题刻位于同一块巨石之上,并且同为日本人所刻,却相互错偏60多度。经一年多的考证方才明白,他们分别代表了历史上势不两立的日本佛教宗派,而且那位伊藤松子的文字里居然还隐含“战场殒命难成佛”的观点,其文物价值自然不同一般。

白牡丹,我一直未能找到。我以为,一定是时大哥误把山顶的白芍药当成了它。毕竟,在植物学分类里,牡丹和芍药同归芍药属,外观也极其相似。

199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大规模开发,五龙山逐渐改观,俨然成了佛教名山,今非昔比矣。

□于秉义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