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伯族灯官秧歌:从传统走向现代
 丹东新闻网 2018-03-09 16:14:41

农历正月十六是锡伯族的传统节日“抹黑节”,东港市龙王庙镇锡伯族文化广场,锣鼓喧天、红绸飞舞,一支秧歌队尤为显眼——一名演员身穿旧时官服洋洋得意地出场,另有官太太、丫鬟、衙役左右扶持,做出滑稽动作……这台独具特色的表演,就是2010年入选为我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灯官秧歌。

灯官秧歌的魅力

“没有这台秧歌,就觉得这年过得没劲儿。”在舞台上,72岁于庆年十分灵活,双腿前后分开,顺势滑下去,稳稳当当一个“一”字轻松就“坐”了下去,随着舞狮一个翻滚,再腾空跃起……台下观众一个劲儿地叫好。

“和普通秧歌不同,灯官秧歌里有故事情节、有杂耍、有互动,所以特别受观众好评。”于庆年是灯官秧歌的第26代传承人,他告诉记者,以往参加秧歌表演,龙王庙灯官秧歌往往是最后一个演,“怕演早了人就走光了,用现在话说,叫压轴大戏,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得用心演。”于庆年自豪地说。

如今,龙王庙镇的灯官秧歌表演队里有60多人,他们把过去的“仪仗队”原封不动地传承了下来,秧歌中,灯官、师爷、灯官娘娘、丫鬟、轿夫、衙役,均是古装打扮,加上幽默的表演,滑稽、憨态。

“你这毛驴舞得不对,毛驴要有乐,要演出毛驴的憨态。”72岁的于庆年为一名扮演的“骑毛驴”的新手“讲戏”,在他演绎下,毛驴时而向前扭两下,时而后退几步,偶尔“毛驴”闹脾气了,还抬起“驴蹄子”抗议一下。

灯官巡街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演“官太太”的姜开军今年已69岁了,他描眉擦粉,涂红脸蛋、抹红嘴唇扮演“官太太”,时而掐官老爷一把,时而训斥官老爷,只要“官太太”一出场,台下必是一片笑声。

“旧时都是裹小脚,官太太走路都是这样走。”他告诉记者为了能扭好“官太太”,他连走路的时候也琢磨。姜开军示范着迈开“外八字”,晃动着双臂,一扭一扭走来走去。为了配合仪态,他还得精心打扮一下,特意用眉笔在嘴边点上一个大痦子。“要把每个细节都演绎好,才能逗乐观众。”

三百多年历史

灯官舞在龙王庙镇有着三百多年历史,在民间传说里,灯官虽然不是官府所封,但是在正月十四到十六这三天却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不管多大的官,在这三天都要受灯官的管辖。

在龙王庙当地还流传着一个故事,据传伪满洲国时期,曾有一位“灯官老爷”借着正月十五灯官巡街,把当时作威作福、鱼肉百姓的地方官给打了,“后来,过了正月十五,这位灯官老爷的扮演者就逃走了。”于庆年讲述年轻时从老人那儿听来的故事。

“小时候就爱看灯官巡街,那时候‘官太太’披着自家被单,我还记得,有一次被单被大风吹得满街跑,哪像现在还有这么多道具。”姜开军回忆道。

后来,因为一系列原因,一段时间里,灯官秧歌沉寂于人们的记忆中。2000年,经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东港市文化局、龙王庙镇政府积极组织民间艺人,在龙王庙镇再现了灯官舞这一艺术表演形式。使几乎销声匿迹的灯官秧歌,如今又重新出现在舞台上。因为龙王庙灯官秧歌,采用的扁担、毛驴、鞭子等道具,都和本民族游猎生活方式有着密切的联系,服饰也没有脱离旗人的习惯,突出地反映了锡伯族的民族特色。

“作为锡伯族聚居区,龙王庙镇党委、政府及文化部门一直潜心调查研究,收集和挖掘锡伯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抢救和传承。”副镇长张伟介绍说。2010年,东港龙王庙灯官秧歌正式入列丹东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统的坚守与创新

灯官秧歌表演中的舞狮队一跃上台,左躲右认、生龙活虎,然而,几名队员脱下狮头谢幕时,露出了苍老的面容,观众中有人小声叹息,“狮子老喽!”

“能上场杂耍的越来越少。”于庆年表示,“老伙计去世了,原来他演‘老爷’,现在要换我当‘老爷’,‘老爷’好当,可没有人会我这套劈叉、翻跟头的杂耍了,秧歌队里大多都50多岁了。”于庆口中的“老伙计”是灯官秧歌25代传承人贾忠臣,2015年,贾忠臣去世,于庆年接手,因能上台“亮真功夫”的人太少,于庆年几乎是一人身兼数职,既是导演、又是编剧,还是“主演”。

“不是秧歌队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是现在留在农村的年轻人也少了。”于庆年新收的徒弟、47岁的孙日久表示。平日里,秧歌队的队员大多以务农为主,真花时间来学一门“不挣钱的手艺”,太难了。

“传统肯定是要传承下去。”于庆年走到哪儿,只要有人愿意听,他就会给人家讲灯官秧歌的传统。“十个人有一个人记住了,就行了。”

对于灯官秧歌的,于庆年也有自己的想法,“传统要发扬光大,有新东西、好东西也要适当加入,要跟上潮流。”于庆年在龙王庙镇文化站的组织下以“灯官舞”为特色,在整个秧歌的内容和形式上进行了更新。

这几年,灯官秧歌表演队排演了几出新戏——以龙王庙邓铁梅司令部为背景的抗日历史剧表演;以反腐倡廉为背景的灯官秧歌舞:大棚种植户和奸商发生纠纷,恰逢“灯官老爷”对奸商进行定罪,重罚了奸商……这些充满新时代意义的新戏赢得了群众好评。

“我们下一步还要把魔术、空竹、小品表演都融入到灯官秧歌之中,让这项传统文化能够叫好又叫座。”于庆年说,真正的灯官表演包罗万象,就像锡伯族少数民族本身一样,形成和发展充满与时俱进的互动和融合。

记者 王玉

编辑: 李琦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